隻有王尋道,死死盯著那個臣子。

他早就認出來了,這臣子就是那名特殊的仙家臣子,是潛伏到朝堂內的修仙者!

他之所以冇有當場挑破此人身份,不過因為現在是特殊時刻,不能讓朝堂文武大臣自亂陣腳,得先幫助陛下穩定朝堂為主,退了城外叛軍再說。

但這臣子顯然有備而來,故意在此挑動眾人的二心,這樣的行為王尋道不能忍!

王尋道老眼裡有一抹殺意:“臨陣亂軍心!其心可誅!”

話音還未落,有人看到了王尋道袍子下有一抹紫芒閃爍,那是一個法器的光芒!

那仙家臣子眼角瞄到這一幕,他突然想起,據說大司馬在閉關時,曾給了大司徒一件法器保護陛下安危!

這法器雖然隻可用一次,據說威力強大,尋常修仙者不可敵!

他可不想成為這法器下的亡魂!

念及此處,仙家臣子忍不住額頭有冷汗浮現,連忙拱手對著秦漢:“臣隻是太過擔心城內百姓會因此而動搖民心,臣隻是擔心城內百姓若是因強征而暴亂,隻會牽扯禦林軍精精力!臣絕無他意!”

“哦。”

秦漢輕輕放下茶盞,淡淡開口:“都鬨夠了吧?也吵夠了吧?”

“陛下,老臣無意喧鬨,隻是事態緊急,方纔失態。”

王尋道拱手,他還想堅持自己的強征意見,卻被秦漢搖手打斷。

“朕知道你的忠心,但強征,不可行!”

秦漢不讚同王尋道的提議,反而他認為仙家臣子說的對,強征會動搖民心,此刻大軍圍城,城內民心不能亂!

秦漢身為帝皇,這一點必須要考慮周全!

但秦漢也不傻,他雖然不通權謀,可傻子都能看出來那名仙家臣子有大問題。

係統都警告他了,這是一名對自己有敵意的修仙者!

修仙者混在朝堂裡,這顯然也是亂軍的手筆,但秦漢現在也不太好處理他。

鬼知道逼急了這傢夥,會不會直接揭開偽裝,當場跳反把自己這個漢皇給殺了。

秦漢不會拿自己的命去賭。

所以他故意裝作冇聽出來仙家臣子先前那句話的含義,而是瞄了他一眼,不輕不重的開口:“愛卿考慮周全,你也無錯,無需驚慌。”

“陛下英明!”

仙家臣子麵色一喜,這皇帝果然昏庸無智,這都聽不出來自己先前那句話的含義,大漢朝當真該換皇帝了!

他卻不知道,秦漢也在心裡冷笑:“等係統有足夠能量,朕第一個殺的就是你!”

“陛下!”

王尋道有些急了,老頭兒當場跪下,磕頭勸諫:“陛下!三思啊!無足夠兵員,十萬禦林軍太難守住漢都了!”

這個道理,大家都懂,怎麼陛下就看不明白呢?

城外三十萬大軍數量多,還有修仙者相助,十萬禦林軍雖然精銳,但肯定不是對手啊!

按照王尋道的推算,十萬禦林軍,最多撐半個月。

什麼?

你說陛下還有一萬新軍?

王尋道壓根就冇把玩家放在眼裡,一萬人頂屁用啊,修為高深的修仙者一個神通就能殺光。

“朕知曉,朕還有新軍。”

秦漢柔聲安慰王尋道:“司徒莫急。”

“老臣怎能不急啊!”

王尋道急得抬起頭,老頭兒都快破口大罵了:“陛下!一萬新軍,冇用啊!不夠啊!”

“不夠?”

秦漢突然嚴肅起來,認真的點頭思考:“確實可能不太夠,我再想辦法,再招一萬,不行就擴充個三四萬。”

“陛下,這也不夠啊!”

“朕覺得應該夠了。”

兩人討論的新軍壓根就不是同一群人,王尋道想的是陛下要征漢都內的百姓為兵,但秦漢考慮的是一萬玩家不夠,他就再開放一批名額。

此刻的地球網絡上,到處都是《玩家快護駕》的熱門話題,熱度極高!許多玩家眼巴巴等著第二批測試名額!

兵源?

秦漢從不擔心這個問題,他隻是擔心一次放太多玩家進來,會破壞漢都本身的人口平衡。

畢竟玩家都是一群無法無天的傢夥,得讓第一批玩家進來適應,確定好規矩,才能通過第一批玩家去影響後續的玩家,讓他們時刻處於秦漢的控製之中。

當皇帝,很難。

當一個優秀的遊戲策劃,要維護好遊戲內的玩家生態平衡,更難!

一君一臣,就這樣固執己見。

顯然作為臣子的大司徒拗不過秦漢,他隻能歎息著,麵容蒼老的悲歎:“遵陛下旨意!老臣彆無所求!隻求陛下能賜給老臣節製禦林軍之權!”

“老臣願親上戰場,施畢生所學!為陛下,打贏此仗!”

老頭兒是真的拚命了,明擺著實力懸殊,但他還冇有放棄,他要親自上戰場指揮,哪怕希望渺茫,他也要試試能不能以弱勝強!

“準。”

秦漢大手一揮,比起王尋道的滿麵沉重,他倒是輕鬆許多。

目前唯一讓他注意的就是那個修仙臣子,得派內務府的好手去時刻盯著,至於戰場......

秦漢已經作出了決定:“先看看今天玩家上戰場的效果,要是不太順利,明天果斷開放第二批玩家名額!”

事情敲定了,百官散去。

如今戰爭爆發,朝堂離不開百官運作,城內各項事務都很緊急。

秦漢抬起頭,他望著王尋道蒼老的離去背影,有些於心不忍,忍不住開口喊住了王尋道。

“大司徒。”

“陛下。”

王尋道轉身拱手,他臉上的皺紋都多了幾分,顯然這些天裡他一直在操勞。

“大司徒,無需擔憂。”

秦漢頓了頓,還是開口了:“此次戰事,必定平安無事度過,大司徒,信朕一次!信那一萬新軍一次!”

他不想對百官解釋太多,但對王尋道,他例外了。

大司徒抬起頭,他盯著秦漢,突然老頭兒笑了。

他的笑容有些淒涼。

“陛下,您還記得嘛,小時候老臣教習您帝王技藝,您卻騎在老臣的脖子上做大馬,還尿在了老臣的脖子上,可頑皮了。”

王尋道答非所問,喃喃著似乎陷入了回憶:“那時候的您說,要讓臣一輩子都做您的老師。”

“朕記得。”

“記得就好。”

王尋道輕輕一笑,拱手轉身:“陛下,隻要老師還活著,這天下,就無人可傷你!這大漢朝,終究是您的大漢朝!”

“陛下,老臣去了。”

老頭兒轉身走了,走的很瀟灑,頗有一種赴死的氣魄。

秦漢沉默著,低頭把玩著禦書桌上的茶盞,突然笑了:“死老頭,屁大點個事情都要騙朕眼淚。”

“不過三十萬大軍嘛,他們能在玩家麵前撐幾天?”

秦漢自語著,其實他心裡也冇太大底氣。

說實在的,但凡係統能量足夠,秦漢都會給玩家們放水,直接全員一人一套神裝起步!吊打城外三十萬大軍!

但凡係統能量足夠,他都不至於把東西掛在軍功商城裡,畫大餅式的激勵玩家們去奮鬥。

可現實中冇有但是......

秦漢思來想去,他打開了監督玩家們的係統畫麵。

“不行,朕得盯著點戰事。”

“這一戰,朕輸不起。”

......

漢都東城牆!

這是亂軍率先發起進攻的地方!也是猛攻的地方!

東城牆,有三萬禦林軍鎮守,但城外卻有整整十萬的亂軍,其中還有修仙者不時的出手用神通轟炸城牆!

此刻,左定天帶著玩家們奔赴東城牆支援,玩家們才一上樓,就看到天上有青色的光芒降落!

那是如一道匹練的青芒,在天空燦爛無窮的綻放著!都要遮蔽了太陽的光輝!

“哇,好漂亮!”

有玩家忍不住讚歎:“好逼真的特效!”

話音一落。

“轟!!”

青芒墜落,那是一柄青色的巨錘法器,狠狠砸在了城牆上發出巨響。

刹時間,東城牆搖晃,禦林軍紛紛躲避,而許多玩家經驗不足,呆立原地來不及躲避!

有上千名玩家,當場被青色巨錘法器砸成了一灘肉泥!

而後,在這堆血肉模糊的肉泥中,隻有玩家們才能看到的一道道白色光芒沖天而起,返回漢都內。

“臥槽!嚇死老子了!這特效是修仙者神通!來打咱們的!”

“我的媽呀,好大的錘子啊!這玩意兒我也想要!一錘子下去就死這麼多人!”

“嘶!這纔是真正的修仙者!想想我以前玩的那些修仙遊戲,真的太假了!”

“這些兄弟好慘,剛上樓,人就冇了。”

“也不算慘了,臨死前還能感受一下修仙神通,我剛纔也想鑽到錘子底下去看看,親身感受一下被神通秒殺的感覺。”

“擁有不了神通,就要體驗一下被神通秒殺的感覺?兄弟你口味挺特殊啊!”

玩家們在短暫的震撼之後,又開始彼此打趣起來,一片笑鬨。

左定天站在一邊,驚魂未定,他灰頭土臉的轉過身看到玩家們,忍不住咆哮:“你們還笑得出來!”

“這裡是戰場!敵人殺了你們的戰友!”

“你們難道不害怕嗎!難道不憤怒嗎!”

在左校尉的怒吼聲中,玩家們麵麵相覷:“你怕嗎?”

“怕個球啊!”

“這NPC怕不是個神經吧?!”

“彆鬨,可能是遊戲劇情需要,我們配合一下。”

龍傲天率先開口,表情嚴肅:“不害怕!很憤怒!”

“嗯?”

左校尉表情一僵,這群新兵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啊。

尋常新兵看到死亡,嚇得腿都軟了,趴在地上都起不來了,要是遇到修仙者神通攻擊,心性不堅定的士兵當場就會跪地祈求仙人寬恕。

這群新兵......死了那麼多人,還笑得出來,並且戰意絲毫不減!

此刻,左定天突然想起了陛下的吩咐:“這群兵,可不簡單,你得為朕帶好了。”

確實不太簡單。

臨陣無懼,是莫大的優點!

但隻有這一點,是不足以打贏戰爭的!

“亂軍來了!”

“雲梯架上來了!”

“攻城車靠近了!”

一聲聲淒厲的呼喊突然從四麵八方響起,左定天回頭一望,瞳孔猛縮!

東城牆外,已經有密密麻麻的亂軍裹夾著一台台巨大的攻城器械飛速靠近!

叛軍中的先鋒軍,已經把雲梯架上來了!

先前的修仙者法器轟炸,就是為了掩護叛軍的攻城,讓城牆上的弓箭手無法發揮出威力,無法及時對叛軍的衝鋒造成打擊。

此刻!

等一眾禦林軍回過神來的時候,叛軍馬上就要攻上東城牆了!

“殺!!”

左定天條件反射的淒厲嘶吼:“死守城牆!為國儘忠!”

“殺殺殺!”

“殺殺殺!”

玩家們興奮的呐喊著,一個個掏出了自己的兵器,比禦林軍還要快的衝到城牆邊緣。

有的玩家找不到好位置,甚至一把推開身邊的禦林軍。

“兄弟!讓讓!求求了!”

“戰場很危險,會死人的!這麼危險,讓我先死!”

“靠後靠後!NPC彆妨礙我刷軍功!”

“我看到了!外麵叛軍頭頂上有血條!”

“任何一根血條冇空,都是我們的恥辱!”

龍傲天最引人矚目。

他當場掏出一把一人長的誇張大砍刀,他就站在城牆上,一腳抬起踩著牆垛。

“唰!”

長刀一揮,橫刀立馬!

龍傲天迎著狂風,意氣風發的呐喊:“傲天在此!誰人來戰!”

禦林軍們都看呆了。

狂!

這群新兵,太特麼的狂了!

他們根本就冇把外麵的叛軍和修仙者放在眼裡!

陛下到底是從哪裡找來的這群瘋子?

對!

他們就是徹頭徹尾的瘋子!

不把自己性命當一回事的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