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傲天早先在世界聊天頻道裡得到資訊,知道第一批被修仙者神通砸死的玩家隨機複活在了漢都城內。

這批玩家在世界聊天頻道裡公佈,他們死後被遊戲係統告知,其實玩家可以在城內自由設置複活點,如果冇有主動設置複活點,則會在皇宮除外的漢都城內四處隨機複活。

得到這個訊息的龍傲天等玩家們,早在死亡之前就主動設置了自己的複活點。

龍傲天等玩家把自己的複活點設置在了東城牆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以便死亡複活後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趕回戰場繼續刷軍功。

要不是東城牆上的NPC太多了無法設置複活點,玩家們肯定會設置成為原地複活!

“特麼的!老子才死多久啊,他們就開始搶位置了!”

“這群NPC真不當人!”

“都給老子滾開,這位置是我的!彆搶我軍功!”

“求求了,NPC大哥,讓讓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家裡幾口人等著我刷軍功養家呢!”

此刻,龍傲天帶著新兵浩浩蕩蕩的衝上城牆,又開始和禦林軍們爭搶東城牆的最佳交戰位置!

禦林軍是玩家陣營的NPC,是自己人。

但自己人,也不能跟我搶軍功!

誰都不行!

皇帝來了都不好使!

今個兒,這城牆,這軍功,老子們要定了!

帶著這樣的念頭,玩家們又一次奔赴城牆防線,這一次他們熟悉多了,上手就開始跟叛軍以命搏殺!

生與死之間的戰鬥最能磨練人,死過一次的玩家們,戰鬥技術飛速提高,這一次叛軍再想輕鬆殺死他們可就冇那麼容易了。

此刻。

左定天呆呆的望著這一幕,他臉上的悲傷還冇有徹底的散去,又浮現一抹震撼的駭然表情。

又悲傷!又駭然!

兩股極端的情緒在他的臉龐上彙聚,讓他的表情變得格外扭曲。

“這.....這是怎麼回事?”

左定天徹底傻眼了,他喃喃著,不敢置信的呼喊著:“他們不是死了嗎?”

這個問題,也是全體禦林軍的疑問。

城頭上的所有NPC都傻眼了,剛纔新兵都死光了,這怎麼又冒出來了?

難道是我在做夢?

或者是我眼花了?

可就算如此,也不可能幾萬禦林軍全體都做夢!全體都眼花了吧!

誰都想不明白為什麼新兵們死而複活。

左定天也想不明白,此刻正巧有個新兵從他身邊衝過,左定天眼疾手快的一把拽住他!

“等等!”

“你弄啥咧!”

這名玩家氣急,這NPC軍官怎麼拉著我不放啊:“鬆手,我要刷軍功!彆耽誤事兒!”

左定天充耳不聞,他死死盯著新兵,問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你們,剛纔不是死了嗎?”

“是啊,死了啊。”

玩家絲毫不覺得有什麼不對,他有些不耐煩了:“你到底要乾嘛!”

“你們複活了?”

左定天瞪大眼睛,又不敢置信的詢問。

“不然呢?”

玩家用古怪的眼神看著左定天,左定天認識這個眼神,他在老家村頭看到傻子的時候也是這個眼神。

這一刻。

左定天有些懷疑人生了。

到底是他大驚小怪,還是這個世界太瘋狂?

“快放手,叛軍都快被彆人殺光了!”

“你為什麼能複活,快告訴我!”

左定天死死捏著玩家的胳膊不放手,他的勁兒很大,玩家掙脫不開,隻能翻著白眼:“你這傢夥真多廢話!”

“老子是天兵!殺不死的!滿意了吧!”

玩家隨口胡扯,他玩多了虛擬遊戲,見慣了這樣的NPC,都是遊戲廠商為了滿足玩家們的虛榮心,故意設置遊戲程式讓NPC這樣驚訝。

這都是小把戲,隻不過這款遊戲做的格外真實,連NPC震撼的眼神細節、表情動作都刻畫的入木三分,跟真人一樣。

“天兵......他們是天兵!”

左定天呆愣當場,一個不注意,玩家連忙掙脫跑走,加入了戰場廝殺。

左定天愣愣的看著城牆上廝殺奮戰的玩家們。

這一刻。

他突然悟了!

他徹底明白了,臨行前秦漢對自己那句話的含義!

這群新兵不簡單!

他們不是膽氣過人,不畏生死的不簡單!

他們......壓根就不會死!

他們是陛下找來的一群不死天兵!

隻有天兵這個身份,才能完美解釋他們為什麼會複活!

在九州大陸這個修仙世界,天兵意味著是天上來的仙人!

雖然這群天兵看上去太弱,和傳說中的仙人不符合,但至少他們是真的不死啊!

左定天好半天才緩過勁兒來,望著身邊同樣呆滯的禦林軍,他忍不住興奮大吼:“這是陛下找來的不死天兵!”

“不死天兵?”

“那豈不是從天上來的,是仙人!”

禦林軍們震撼了,有禦林軍興奮的開口:“叛軍有域外仙家相助,我們有不死天兵!”

是啊!

域外仙家算個屁,那最多也就是個修仙的!

但咱們,有天兵!那可是仙界的兵!檔次高了修仙者太多!

想通此節,禦林軍們士氣大振!

而此刻。

有使者來報:“大司徒已至!攜陛下手諭!統帥漢都全軍!抵禦外賊!”

言畢,王尋道已經帶著親軍登上了城牆。

這老頭兒換上了鎧甲,年邁之年,卻手持寶劍,顧盼間老眼中有精芒閃爍,其中還蘊含著死誌!

他是來為陛下赴死的!

這群賊子,要想攻破漢都,就必須從他的屍體上跨過去!

但王尋道才一登上城牆,看到的不是自己早有心理準備的全線潰敗一幕,而是戰況焦灼的一幕!

“真有軍功!我收到係統提示了!”

“殺殺殺!多來點叛軍,讓我殺個爽!”

“靠,這群小怪好難打啊!半天殺不死一個!我傷害這麼低的嗎?”

“這才叫百分百虛擬度!足夠真實!如果太簡單就殺了一個叛軍,那這遊戲也太假了!”

“過癮!太特麼的過癮了!這纔是男人玩的遊戲!”

“殺不光的叛軍,刷不完的軍功!爽歪歪!”

“來啊,快上來啊!老子冇殺夠呢!”

一群士兵紅著眼睛,站在城牆邊緣瘋狂的叫囂著!

他們廝殺凶狠,以命搏命!區區萬餘人,壓得城外烏壓壓一大片叛軍上不了城牆!

“這是.....那群新兵?”

王尋道愣住了,他很快認出來這群士兵和禦林軍不同,顯然是陛下今天征召的新兵!

但為何......這不過是一群新兵,卻能扛得住成為十餘萬叛軍的猛攻!

這開什麼玩笑!

線報裡可是說了,城外叛軍是賊首麾下的精銳!實力與禦林軍相當,其中還有域外仙家相助!

城內的禦林軍都未必能扛得住這樣的猛攻,必定會落入敗勢中,而這群不過萬餘人的新兵又憑什麼能抵得住這樣如潮水一樣的攻勢!

可即便王尋道再怎麼不相信,讓人震撼的現實就擺在眼前!

很快,王尋道就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新兵勇猛不畏死,這是抵住叛軍猛攻的關鍵!”

“但他們軍陣散亂,隻憑著一腔誌勇,很快就會被殺光!”

果不其然,王尋道的分析冇過多久,城牆上的新兵就死得差不多了。

可惜了,這群悍卒死了!

要是他們冇死,憑著這一腔不畏死的勇猛,日後多加訓練和調教,肯定是一支威力遠勝禦林軍的強大軍團!

“快,禦林軍頂上去!”

“為國捐軀,就在今朝!”

“諸君,老夫與爾等共赴死!”

王尋道顧不得惋惜,老頭兒沉聲呼喝,指揮禦林軍頂上去防守。

他打定主意,要讓禦林軍死鬥,和那群新兵一樣,往死裡廝殺!隻有這樣纔有一線生機可以守住漢都!

禦林軍紛紛上前戰鬥,一旁的左定天靠近王尋道,提醒道:“末將禦林軍校尉左定天,懇請大司徒愛惜兵員,切莫死鬥!”

“愛惜兵員?”

王尋道冷眼看了過去,嗬斥道:“國破家亡之際!此刻惜命,何人來護陛下安危!何人來護大漢朝安危!”

“左校尉,你這是在亂軍心!再多嘴,老夫可斬你於軍前!”

麵對大司徒的嗬斥,左定天苦笑搖頭,低聲解釋道:“大司徒,非是末將懼死,隻是天兵們馬上就要來了。”

“天兵?”

王尋道一愣,未等他琢磨出其中意味,身後突然有人衝撞親衛。

“讓開!特麼的讓讓路啊!”

“老頭兒,你站在這裡做什麼!不打仗就滾回家!”

“臥槽,看他頭頂NPC名字,大司徒!”

“大司徒,可不是小官啊,他來這裡做什麼?指揮戰場?”

“我們需要他指揮嗎?係統可是說了,這遊戲裡的NPC具有唯一性,死了就不會重新重新整理複活。”

“你老人家看著點!這裡打仗呢,不是鬨著玩,趕緊走!”

“讓路啊!哎尼瑪的!氣死我了!都彆擋著我的路!”

“老頭快走啊,回頭你要是死了,跟你相關的任務線可就斷了啊!”

王尋道一回頭,先前那波死掉的新兵又一次出現了!

他們從城牆上噔噔噔腳步急促的跑上來,徑直撞開親衛,和王尋道擦肩而過奔赴城牆前線。

有許多新兵還特意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一眼王尋道,有新兵還特意好心囑咐讓王尋道趕緊離開混亂的戰場。

一時間,王尋道的腦子有些混亂。

“他們不是死了嗎?”

“是啊,死了。”

左定天點頭,他滿懷同情的看著大司徒。

大司徒跟自己先前一樣,一雙老眼裡滿是震撼和驚恐。

老頭兒都快被嚇壞了。

“那他們怎麼又複活了!”

“因為他們是天兵!”

左定天神秘兮兮的低聲開口,抬手指了指皇宮的方向:“他們是陛下找來的天兵,天上的仙兵!凡間的東西殺不死他們!”

“嘶!”

王尋道瞪大了老眼,倒吸一口涼氣:“不死天兵?!”

“正是!”

左定天一本正經的點頭,這一次輪到他給彆人科普了,科普對象還是當朝大司徒!

這感覺,賊爽!

“難怪......難怪陛下胸有成竹。”

王尋道喃喃著。

他,也悟了!

這肯定是秦氏秘術!

陛下要是冇點真本事,怎麼能坐得穩皇位?

王尋道抬起頭,望著城牆前線,禦林軍們經過多次換防後,都已經熟能生巧了。

大家聽到身後的玩家呼喝聲,紛紛主動讓開位置。

“乖,懂事!”

龍傲天笑眯眯的誇讚一聲,順手就把剛爬上城牆的叛軍一刀砍了下去!

劈砍傷害-26!

墜地傷害-251!

【恭喜玩家成功擊殺一名凡人級叛軍!】

“老子龍傲天又回來了!”

龍傲天昂頭長嘯,壯懷激烈,有血戰千軍的大氣魄!

此刻。

叛軍大營,也有人看出了些許端倪,發覺了這群新兵的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