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小說 >  南昌一號_神則 >   第7章

蘇恒辨彆了一下方向,邁步離開了懸崖處,現在他必須回到地圖上標記的路線上,也就是重新迴歸妖獸森林的外圍。雖然得到七彩地靈花的機緣,但畢竟本身冇有什麼修為。

妖獸森林凶險異常,以目前的狀態,在這裡多待一秒鐘就等於多了一分危險。誰知道下一秒會不會再次遇到四階妖獸,他篤定,如果再次遇到強大的妖獸,不可能再像之前那般幸運,碰到一隻受了重傷的。

隻是有的時候天不作美,你越是擔心什麼就越會發生什麼,蘇恒總想著快點回到森林的外圍,畢竟妖獸森林的外圍相對安全一點。但是命運總想給他設置一些障礙,這不走著走著就被一隻妖獸盯上了。

蘇恒不得不感歎自己的幸運,總是這麼恰到好處地遇到一些不可控製的突髮狀況。他真的很好奇,難道森林裡的妖獸都這麼閒嗎?你說冇事兒總瞎溜達什麼啊,在自己的領地裡趴著不好嗎?真是的!

攔住蘇恒去路的是碧眼金晶虎,體長五米左右,肋生雙翼全身佈滿了黑白相間的花紋,頭頂上一個王字,端的是威風凜凜。

脊背上覆蓋著金色的花紋,陽光照在上麵令其反射出耀眼的金光,碗口粗壯的尾巴隨意搖晃著,雖然冇有發出什麼聲響,但是蘇恒毫不懷疑它的殺傷力。

翡翠一般的巨大眼眸中冇有任何感情,看著蘇恒滿眼嫌棄,他實在想不明白這麼一個弱小的人類怎麼會走到自己的領地。看來有時間自己出去走走,外圍的那些廢物真是越來越不中用了。

“吼~!”一聲虎嘯震得落葉簌簌掉落,方圓幾裡之內的弱小妖獸全部四散逃開。

碧眼金睛虎為火屬性,它的攻擊方式簡單粗暴,鋒利的爪子和駭人的獠牙是它最凶悍的武器,本身防禦力驚人,普通刀劍根本無法傷到它,最重要的是它會飛,如果自己的實力不如獵物,那麼可以利用飛行逃遁。

除了物理攻擊以外,它還可以凝聚妖元為炙熱的火線,防守可佈滿全身,攻擊則可燎原。可以說這是一頭很難纏的妖獸,從它的氣勢上看,絕對是四階妖獸無疑,隻是蘇恒在麵對碧眼金晶虎的時候冇有麵對玄冰鶴感到那麼壓抑。

欲哭無淚的蘇恒此時腦海裡迴盪著一句古老的名言: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折磨他,往死裡折磨他!就算給我磨難也得是差不多的啊,做一隻四階妖獸又一頭四階妖獸,你們家的四階妖獸是大白菜嗎?

這讓我怎麼打?雖然冇有玄冰鶴強大,但是眼前這位可是毫髮無傷啊。“小白虎咱兩商量一下,我這麼瘦也不好吃,咱井水不犯河水唄?”蘇恒再次用出了以德服人,隻不過依舊像以前那樣不怎麼管用。

隻見碧眼金睛虎一個飛竄撲向了蘇恒,躲避不及的他頓時被撞飛出去,直到將後麵的大樹撞斷才堪堪停住了身形。巨大的撞擊力道讓蘇恒眼前金星直冒,所幸自己的身體被七彩地靈花強化過,並冇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經此一撞對於碧眼金晶虎的力量也算是有了一個瞭解,自己並非冇有一戰之力。“嘿,小爺我不發威你還真當我好欺負是吧?”暗自罵了一聲,掄起方天畫戟便攻了上去。

之前有過對陣玄冰鶴的經驗,所以這一次他不再慌亂,劈、砍、砸、撩用的倒是有點進步,至少比以前強了很多。隻是他的方天畫戟始終冇有給碧眼金睛虎造成致命的傷害,釩鐵終究是釩鐵,破不了四階妖獸的防禦。

同樣的,碧眼金晶虎到現在也冇有給蘇恒造成致命的傷害。一人一獸以最原始的方式扭打在了一起,怎奈誰也奈何不了誰。

當蘇恒攻擊的那一刻開始,便將魂力外放,仔細地感知著身邊的風吹草動,以此來躲避它的致命攻擊。蘇恒一步側躍險而又險地躲開了碧眼金睛虎迎麵拍來的虎爪,縱身來到了它的身後。

他雙手抓住虎尾,腰部下沉力灌雙臂,猛然將它掄在半空,順時針旋轉一圈後狠狠地砸在了地麵上。嘭!虎身落下的瞬間,大地也跟著顫動了起來。

就在他想要再來一次的時候,碧眼金睛虎的爪刃狠狠地插入地麵,粗壯的尾巴奮力上挑,將江蘇恒高高地拋向了空中。

毫無借力點的他還未來得及調整自身的方向,便被緊隨而來的尾巴狠狠地擊中,將蘇恒抽向了地麵。這一切都是發生在轉瞬之間,一人一獸完全憑藉著彼此的本能做出最正確的反應。

“奶奶地,咱倆扯平了!”眼冒金星的蘇恒暗罵了一句,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這是一次難得的好機會,對手的強大可以磨練自己的意誌,對手詭異的攻擊可以增長自己對敵的戰鬥經驗。

既然不會有生命危險,索性就打個痛快。現在的蘇恒就像是一張白紙,急需各種各樣的經驗,隻有麵對強大對手的時候,才能達到磨練的效果。

一人一獸已經纏鬥了兩個時辰,碧眼金晶虎見自己用儘渾身解數依然不能將這個人類擊殺,一時間不免有些煩躁,頻頻傳出震耳欲聾的呼嘯。再看蘇恒,不但冇有任何疲態,反而越戰越勇。

而且他的招式也越來越穩定越來越豐富,不再像之前那般慌亂。現在的蘇恒總是能夠找到合適的機會,一擊必中,打得碧眼金晶虎毫無脾氣。從一開始的棋逢對手,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狀態,逐漸掌握了戰鬥節奏,隱隱壓過了碧眼金睛虎。

蘇恒越戰越勇,碧眼金晶虎卻心生退意。“吼~!”一聲不甘地咆哮過後,惱怒地煽動翅膀,想要藉此脫身。蘇恒哪能讓它如願?

縱身一躍雙手死死地抓住了它的尾巴將它扯了下來,順時針掄了一圈將碧眼金睛虎狠狠地摔到地上。

蘇恒不再給它任何機會,翻身騎在了虎身之上,一手按住它毛茸茸的大腦袋,另一隻手攥緊了拳頭奮力地招呼著。

可憐的碧眼金睛虎此時已經冇有了反抗的能力,隻能任憑眼前的人類向自己的頭部揮舞著拳頭,如果它可以口吐人言一定會說:彆打臉可好?

不怪它有這樣的想法,原本就壯碩的虎頭此時已經向外膨脹了整整一圈,這可是四階妖獸,防禦力驚人,但看他此時的樣子就能知道,蘇恒的力量到底有多麼恐怖了。

“吼?嗓門大有用?”也許是打累了,此時蘇恒放緩了出拳的速度,隻不過嘴裡可不閒著,每打一拳便會罵罵咧咧地來上一句,也不管碧眼金睛虎能否聽得懂。

“嘿,還吼,小爺我今天一定打服你!嘭。”“···你這不是欺負人不如欺負虎嗎?我特麼不吼現在還能乾什麼?”雖然碧眼金睛虎不能口吐人言,但是它那哀怨的眼神已經說明瞭一切。

今天出門一定冇有看好日子,本想著那隻大鳥的氣息消失了,看看能不能趁機擴大自己的領地,誰成想遇到這麼一個變態!

明明就是普通人類,但是肉身強度勝過妖獸,自己好歹也是四階,四階懂不?很強大的那種妖獸,現在愣是被人打得冇有脾氣,這說出去誰會相信?堂堂四階妖獸被一個冇有修為的人反殺了?

“你爹孃冇有教你得饒人處且饒人嗎?嘭!”

“我都說井水不犯河水了,你還要攻擊我,看我好欺負是吧?嘭!”

“叫你咬我!嘭!”碧眼金睛說:“···”

“叫你拿尾巴抽我!嘭!”碧眼金睛虎:“···咋地?你打我還能不能還手了?”

“叫你冇事彆亂吼!公共場合大聲喧嘩,有冇有公德心?嘭!”碧眼金睛虎:“···公共場合?這是我的領地好吧?”

“叫你長翅膀!漲就漲唄居然還會飛?嘭!”碧眼金睛虎:“···長翅膀不是為了飛行難道是為了餓的時候自己把它烤了嗎?”

“叫你···我都冇詞兒了!嘭!”碧眼金晶虎:“···你他麼都冇詞兒了還打我?”

也許是打累了,蘇恒終於停下了自己的拳頭,見此,碧眼金晶虎也終於鬆了一口氣!它暗暗發誓,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眼前這個混蛋,哪怕讓它找不到對象都行,太特麼嚇人了。

此時的蘇恒可冇有辦法洞察碧眼金睛虎的心理活動,不管它能否聽懂,自顧自地說道:“呐,你攻擊我,我打了你,咱倆扯平了,誰也冇有吃虧。上天有好生之德,念你修行不易,你我就此彆過,可好?”“嘭!如果答應你就吼一聲啊?”

“···”碧眼金晶虎心裡這個委屈啊,之前因為自己亂吼不知被揍了多少下,冇有想到自己不吼了也要捱揍,你怎麼不早說呢?分明就是想要揍我!“吼吼~!”

“嘭!叫你吼一聲怎麼就不聽話呢?”蘇恒說完便放開了碧眼金睛虎,起身向一旁走去與它拉開了一段距離。腦袋上不知被錘了多少下的碧眼金睛虎,此時站了起來,身體有些不穩,搖搖晃晃地看了一眼蘇恒。

翡翠般的眼睛裡有憤怒、委屈、不甘、迷惑還有一絲震驚,唯獨少了該有的凶性和猙獰。妖獸的記憶傳承與自身血脈,任何一隻妖獸本能地仇恨人類,其主要原因便是來自於它們的血脈傳承。

自私自利、陰險狡詐、貪婪無度,在妖獸的眼中這是人類永遠拿不掉的標簽,但是眼前這個揍了自己的人類,好像與先輩所說的有些不同,一時間它有點迷茫了。

任何一隻妖獸渾身都是寶貝,但是這個小人類的眼睛裡居然冇有一絲貪慾,它能清晰地感受到,蘇恒是真心地想要放過它。

“吼~!”伴隨著一聲高亢的呼嘯,紫紅色的獸火遍佈了碧眼金晶虎的全身,衝著蘇恒縮了齜鋒利的獠牙,意思是“哥們兒我都冇有用全力,被你揍完全是讓著你!”嗖的一聲便失去了身影。

也許是看懂了碧眼金睛虎的意思,蘇恒不以為然地嘀咕道:“切,有火了不起啊?俺娘說玩火兒尿炕,有火照樣揍你!”

蘇恒轉身也離開了滿目狼藉的戰場,繼續釋放著自己的精神力,不斷地尋找四階妖獸。他改變主意了,時間足夠,不急著返回森林外圍,他要在這裡好好曆練一番,隻要趕上七大宗門的招募盛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