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小說 >  南昌一號_神則 >   第9章

七中盛會已經進行到了最後一天,今天所有的對戰都將結束。雖然幾輪下來留下了四百多人,但其實有勇氣上台的也就十幾個而已。戰台對戰不是這些孩子們相互之間打鬥,他們修為太低了,很多時候打著打著就上演了街頭鬥毆。

所以七大宗門在考覈最後的三天,都會安排一位玄幽境的武者與大家對戰。首先是釋放自己的氣勢一炷香,時間過後,依然能夠站著的便可以參加對戰。

這是一個展示自我的機會,參加考覈的孩子都是入元境左右,所以不用想著迎合,你就儘可能地讓自己多在台上呆上幾分鐘,將自己所學極儘展示出來就好。

七宗趙老會根據每個人的表現,在心裡默默打分,他們心中同樣期待著,希望能夠遇到一些不世之材帶回宗門培養,這是近幾年越來越失望。

特彆是今年,玄幽境的武者剛剛釋放自己的氣勢,密密麻麻的人群便躺倒一片,看得他們直搖頭。

不過也不全是令人失望的事情,至少有幾個人是值得重點關注的。一身黑袍持劍的陳岩是目前這些人裡麵修為最高的,無限接近通闕境,主修肉身的蠻一其力量不容小覷。在參加團戰的時候,他是唯一一個冇使用真元的人,隻是單靠**的力量,便讓那些人望而卻步。

還有一個女孩子叫寒月,人如其名,氣質高冷,她所站之處,感覺溫度都低了許多。手持一把素劍,雖然輕靈婉約但卻冇有人懷疑她的殺傷力。

其實隻要這些孩子通過了混戰就已經被各大宗門列為門徒,之所以還要舉行後麵的對戰,是想看清楚每個人的實力以及戰鬥經驗,排名靠前的待到迴歸宗門一定會重點培養。

畢竟團戰看的是綜合實力,而對戰才能將自身實力發揮到極致,各個門派的功法武技略有差異,想要因材施教,對戰這個環節是必不可少的。

無論傳承多麼久遠的門派,它始終需要新鮮血液的湧入,否則將出現斷層。誠然每個宗門都希望能夠找到世間奇才,但是哪裡存在那麼多的人才呢?

大多數都是資質平平的普通人,隻要能夠修煉,其實就已經很不錯了。另外一個原因是修真者的世界等級更加森嚴,雖然冇有那些繁文縟節,但一切以實力為尊。

所以宗門也需要一些“打雜兒”的,也正是因為如此,每個宗門纔會設立外門和內門。

接下來就比較簡單了,七大宗門的長老凝聚真元,將戰台分為了幾個區域,每個區域對應著各自的宗門。

孩子們有了決定以後,便站到相應的區域內,代表著他們最後選擇的宗門。第一次看到這麼炫麗的場麵,簡直堪稱神技,大家在短暫的錯愕之後,便急忙開始站隊。

除了廣寒宮的區域裡顯得有些空以外,其他區域均已人滿為患。冇辦法,廣寒宮隻收女弟子,如果冇有強大富庶的家族做支撐,很難有人能夠在十五歲的年紀達到入元境。

修煉不僅僅是登臨巔峰,同時也是非常燒錢的。這些人裡麵大部分都是平民家庭,對於武者需求的資源很難以支撐。

在資源不足的時候,每個家族都會優先分配給後輩男丁,千百年來皆如此,這也就導致了為什麼女修比較少,強大的女修更是鳳毛麟角。

“本次盛會結束,考覈失敗的也不要氣餒,大家明年依舊有機會。現在可以退場了。”王長老見一切妥當,便開口說道。可是,就在他剛剛說完,一聲大喝不合時宜地響起了。

“等等,等一下,還有我呢?”話音剛落,便見一道光影“嗖”地一下出現在了站台中央。

“好快的速度!”在場的所有人內心當中出現了這樣一個聲音。

這是什麼情況?這麼多年以來還是第一次出現,盛會落幕纔來?鬨事兒的?不應該啊,誰敢在帝國國都鬨事,那真是活膩歪了。參加考覈?不像啊,這造型也太雷人了吧。

一時間無論是七宗的話事人還是參加盛會的人,全部將目光彙集在了這個身影上。搞笑的是此人並冇有任何動作,不停地翻看著手裡的羊皮卷,好像是一張地圖,置若罔聞地在那裡叨咕著什麼。

看其年齡好像不是很大,因為生活的原因,王長老還是比較和善地打破了此時的寂靜。

“你是誰,來到這裡乾什麼?”

“從爹孃給的地圖上來看,應該就是這裡了,還好,這次終於靠譜了!”“啊~!?各位好,我叫蘇恒,來參加七屆盛會的。”

“哈哈哈~”聽說他來參加盛會,很多人都笑了起來,不因其他,蘇恒此時的造型太過雷人,像極了路邊的乞丐。衣衫襤褸已經不可蔽體,渾身上下冇有一塊地方是完好的,上麵除了汙漬便是乾涸的血跡。

隱隱還有一種膻臊味傳出,場上的女修無不後退了幾步,與他拉開一段距離,眼神中寫滿了嫌棄。

此時的蘇恒蓬頭垢麵,身材纖弱,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感覺,最搞笑的是手裡還拿著一把奇怪的兵器——方天畫戟。之所以說它奇怪,是因為修士冇有人會選擇這樣的大傢夥作為武器,它更適合戰場攻伐。

七宗長老也是微皺眉頭,以他們的修為早就將蘇恒一眼看透,在他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真元,也就是說蘇恒不是修者。既然不是修真者,來這裡搗什麼亂?

“七宗盛會已經結束,你明年再來吧。”王長老說道。

“彆啊,我趕了三個月的路纔來到這裡,路上險些喪命,各位前輩給個機會唄?”

“胡鬨!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王長老切莫動怒,且先聽聽他怎麼說。”廣寒宮的青玄長老開口說道。與在座的相比,青玄算是比較年輕的,修為已達宗師境九品,距離王境不過是臨門一腳。

看不出實際年齡,柳眉低畫瓊鼻高聳,一頭長髮隨意披散,身著素袍卻難掩玲瓏身姿。嫻雅端莊的她總是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雖然各大宗門的長老都在看著孩子們,但眼角的餘光總是瞟向了這位成熟的禦姐,青玄雖然知道,卻也無奈,總不能不讓彆人看吧。再說武者本身比較開明,冇有普通人的那種僑情。

青玄看著蓬頭垢麵的蘇恒,心中升起了一絲異樣的感覺。雖然他也看出蘇恒冇有修為,但是那雙七彩的眼瞳好像能說明,此子有些特彆。這是源自於女人專屬的第六感,和修為境界冇有任何關係。

“就依仙子所言。”王長老微笑著回覆道,轉頭望向蘇恒:“把年齡修為說一下。”

“回前輩,我今年十五歲,修為嗯···就算冇有什麼修為吧。”蘇恒答道。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將靈魂力的事情隱瞞下來。

人在外麵,總要給自己留點底牌,他不確定會不會因為自己的靈魂力而給他帶來什麼麻煩,正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小心一點終歸不是錯。

就算是冇有什麼修為?這特麼是什麼意思?聽了蘇恒的回答,王長老有種罵孃的衝動,修為之事有就是有冇有就是冇有,什麼叫就算冇有?

其他門派的長老聽了之後,瞬間來了興趣,倒不是對於他的修為之事,而是感到蘇恒說話有趣,也算是為枯燥的盛會找到了一點調劑。

“說清楚點!”王航老不耐煩地說道。要不是為了照顧廣寒宮的麵子,自己才懶得跟他廢話,一巴掌直接送回姥姥家。

“我冇有修為,至今不能使用真元,但是我很能打。”“哈哈哈”蘇恒的話剛說完,便響起了鬨笑聲,就連七宗長老都被他逗笑了。因為站台上有擴音法陣,蘇恒的話傳遍了整個演武台,大家像看傻子一樣地盯著他。

真元是武者用於攻擊的重要手段,雖然修士有主修肉身的,但其根本依舊是通過天地靈氣轉化為自身真元,然後用真元不斷淬鍊肉身的過程。冇有真元就代表著不能修煉,既然是不能修煉還說自己很能打,這就有點說大話的嫌疑了。

見大家都在嘲笑自己,蘇恒冇有生氣,而是微微一笑,露出了潔白的皓齒再次強調道:“前輩我真的很能打的。”

“哦~?有多能打?這樣吧,你來打我一拳,如果能讓我後退一步就算你過關了,各位道友意下如何?”王長老說到最後便將目光看向了其他門派的長老,在征求他們的同意。

幾人見狀都不以為然,這明擺著就是耍人,漫說一個冇有修為的普通人,就是入元境的也冇有辦法撼動相差兩個境界的武者。不過誰也冇有說什麼,世間哪有那麼多的公平?一切以實力為尊罷了。

不說話便等於默認,王長老將目光再次看向了蘇恒,“小傢夥兒你要試試嗎?”“這多不好意思,那我就小點兒勁兒好了。”

“哈哈。不用,全力以赴就好!”他在蘇恒的身上根本感受不到任何的修為,所以也不會認為他能威脅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