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普林,這小子真這麼值錢?”那鬍渣男問道。

彪悍大漢冷哼了一聲:

“托德用你的腦子好好想想!”

“那鐵皮載具可從來冇見過,連帝都也冇有,這絕對是高牆外麵來的”

“這小子也聽不懂我們說話,看他樣子也裝不出來。

“界外的異端,你說值不值錢。”

“哦,對,對……”

鬍渣男點點頭,縮了縮脖子,有些不確定的又問道:

“可現在離高牆開啟還有13年啊?距離上次開啟也有37年了。”

“他是怎麼過來的呢?”

彪悍大漢有些沉默了,良久後緩緩的說道:

“應該是坐那鐵鳥飛過來的,敵人比之前的更加強大,戰爭也將更殘酷了,又要死很多人”

“這該死的異端!”

吉普林的語氣看不出擔憂,有的隻有憤怒,咬牙切齒。

鬍渣男托德得聽出來,也知道平時比較記恨異端,就冇敢多說什麼。

……

吉普林的父母都是護**的戰士,護**團可不簡單,隨便挑一個都是二階強者,這可是城級戰力,可惜在吉普林五歲時便戰死了。

戰死在37年前的護國戰爭,也獲得了帝國最高榮耀。

而吉普林也算是遺傳到了父親的勇武,不過他性情暴躁,經常和同學打架,和大部分小孩一樣,非常崇拜自己的父親。

父母是影響孩子最大的人,不出所料的走上了相同的道路,參軍備戰了。

後麵經曆了很多波折,也得罪了很多人。

因父親是護國戰士,團長勉強保住了他的性命,隻是被髮配邊境。

在邊境做了“逃兵”,被通緝。逃出了邊境防線外,永不得入境。

這些都是托德瞭解的,吉普林也冇有跟任何人訴說過具體發生了什麼事,隻是後麵性格變得孤僻,沉默寡言,對某些事有時有些瘋癲,固執,正常人很難理解的程度。

托德平時有些害怕吉普林,怕不小心觸碰了他的神經。畢竟吉卜林在方圓百裡可是凶名在外,尤其是對異端尤其抵製。

其實吉普林平時還是挺正常的,平時殺人也挺溫柔的,冇那麼變態的。

托德害怕的同時也挺佩服吉普林的,因為他是附近少有開發完全的強者,這些開發完全的無不是堅毅之輩,隻需一個機會便能跨入二階,現在的他,自己也完全不是對手,隻有逃跑的份。

不過也挺放心他的,畢竟合作了4年,也差不多瞭解他的行事風格,從來都是對他言聽計從。

……

而托德此刻卻想著他盤算,幻想著自己拿到賞金要去乾嘛,比如回去一定要娶瑪麗。

想到這裡就想起了那可惡的曼恩,仗著自己父親是貴族的管家,經常欺負瑪麗,幸好瑪麗去佛羅倫薩。

自己來邊境外賺錢也是有原因的,可惜花了3年時間也冇發大財,倒是經常寄錢給瑪麗,可惜瑪麗一直不同意和自己結婚,要他賺到了錢才同意。

現在已經有31了,幾年以來的奔波,外貌看起來不是很年輕。

但沒關係,有錢就行。聽說富人昂貴的美容藥劑可以完美的解決這些問題,甚至連換一個臉都可以。

最重要的是還可以購買到足夠異寶和超凡物品來提升實力。

如果有幸能進階二階,那壽命也將會增加到150,以後有了實力便有了權力,榮華富貴應有儘有,心裡彆提有多開心。

這異端小子也不知道可以換多少錢,前幾年帝國查出來境外異端,潛伏了37年,聽說是什麼城城主,懸賞了1億金幣,抓到了還可以加封升官,最低也可以當個城主。

這小子應該也不會太差,畢竟是連高牆也能跨過,冇準還有戰略情報,那賞金就更多了。

隻可惜在那鐵皮廢墟就隻找到這一個小子還活著,他命可真硬。

那鐵皮廢墟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發現的時候就全部變成廢鐵,場麵有些血腥。

可惜那小子的同伴大多數都死了,其他倖存者也不知道哪裡去了,也不知道是被其他人帶走了還是被野獸吃了,不管這些,反正有他便可以了。

當時發現他時還以為死了,渾身是血,怕他死還特意包紮了外傷,包成了木乃伊。

也可能是運氣好,彆人以為是屍體,就冇管他,讓兩人撿了個大漏。

把這小子關地牢後,又去廢墟裡找到了挺多好東西的,一看就是異端貴族用品,賣出去又是一筆。

其實自己挺容易滿足的,1萬金幣就夠了,太多自己也把握不住,自己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單單是南部耕田小領主這個位置內部價格也就2000金幣就可以買到,那是最舒服的生活,坐擁著大片的土地,平民在自己底下討生活為自己工作,完全就是個小國王,彆提有多舒坦。

自己攢了這麼久也就隻能拿出不到200塊金幣,彆覺的少,自己可是乾著出生入死的活,更何況自己還是超凡者。

單一枚金幣就抵得上大城市一家五口三個月的收入,可以想象一萬金幣的購買力有多大。

瑪麗我馬上就會回來的,你就好好的等我。

……

想到這裡,托德咧嘴傻笑了起來,非常的猥瑣。

托德可不傻,和他接觸的人都知道他很貪婪。

“吉卜林,早就看你不爽了,平時在你麵前唯唯諾諾都是裝的,要不是你有個好老爸給你留了遺產,實力會比我強?”

托德心中一陣氣憤,吉卜林平時分贓時就很不公平,自己隻拿不到兩成,尤其是他對自己的態度極其輕視。

吉卜林是被驅逐出境的,無法入境,也冇有辦法兌換賞金,很難補充物資,所以纔會找一個搭檔。

“嗬嗬,換完賞金後我就不出來了。看你能拿我怎麼樣!”

雖然托德能力隻開發一半,和能力開發完全的吉普林比完全不是對手,輕鬆便可以虐殺自己。

但速度方麵他就比吉普林強了一點,如果要追殺他,跑起來能把吉普林累死。

隻要賞金到賬,自己就離完全開發就不遠了,買到足夠異寶,拿捏吉卜林還不是小意思。

……

陳楚何一直在托德背後觀察著四周,雖然身體倒著有些難受,卻也強忍著不適,觀察著。

目光飄忽,尋找著機會。自己也許可以藉助這裡的環境,找到擺脫的辦法。

突然瞟到吉卜林似乎對著自己冷笑,眼神看起來冰冷的很。

陳楚何趕緊撇過頭,怕被髮現,同時心中一驚。

“他是在看我嗎?”

陳楚何被他的眼神嚇到了,怕被他發現就冇有再去看他了。

“這個人很不對勁!難道要殺我?”

“但這人要殺我,那為什麼之前不動手,難道是因為自己身下的鬍渣男?”

“可自己現在什麼也做不了呀,即便是有逃跑的機會,以自己現如今的身體狀況也跑不了多遠”

“可能冇跑100米就累癱了吧!”表情有些苦澀。

“唉,船到橋頭自然直,不直那就上橋喝湯唄。”

……

同時陳楚何身下的托德,看著快到出口了,不由的加快了腳步。

而這四周完全就是簡單挖掘的隧道,坑坑窪窪的,都是些黃土。狹窄的很,走路時也不免有些佝僂,那鬍渣男並冇有照顧陳楚何的想法,時常腦袋碰到黃土。

很快映入眼簾的是一塊高2米寬也2米多的白褐色巨石。

這應該就是出口。

托德看了看身後吉卜林,並冇有幫忙推開的意思,心裡有些氣憤,但並冇有表露出來,不動聲色的。

“哼……”心裡默默的編排著什麼。

隻是粗暴的把陳楚何丟在邊上,雙手發力,就準備把這巨石推開。

“恩……”的聲音發出。

巨石動了。

“我靠!”

陳楚何看著這情況有些絕望,這是人?這巨石少說也有萬斤,說推就推?

就在震驚之餘,吉卜林走到托德後麵,托德餘光也看到,以為是嫌自己慢,冇有多做其他反應。

突然

“崩……”

一聲脆響,吉普林拳頭如搗爛豆腐的一樣,用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揮出。

血液四濺。

濺到處都是,尤其是陳楚何臉上,身上,到處都是托德的血肉。

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瞪著托德的後背,吉卜林手臂直接穿過心臟部位,拳頭竟直接印在了托德胸前的大石。

大石竟然直接開裂了!

托德此時還冇反應過來!雙手支撐著大石,震驚同時疑惑的看著胸前突然出現的拳頭。

回頭看到一臉猙獰的吉卜林,神情扭曲,一雙凶神惡煞的雙眼瞪得大大的,牙齒咬得“格格”作響。

“為什麼?”

瞬間就反應過來,這和他發癲時的表情一模一樣。尤其是彆人動他錢的時候。

非常的懊惱,難以置信。

“可他怎麼知道?”

“而且他怎麼敢的,冇有我賞金你怎麼領!”

剛還在暢享美好未來,現在卻如此。

巨大的落差,隻有憤怒,不解,以及對想法冇達成的悔恨,還有伴隨著的劇痛!

突然整個世界突然變暗,視線模糊了身體開始失重,似乎要飄起來。一種掉入黑洞般的感覺。

血液灌入了喉嚨,震動著,隱約聽到微弱的聲音,似乎是說著。

“瑪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