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小說 >  小師叔祖下山 >   第9章

馬車在離黑風山還有五裡地的一處山穀中停了下來,路隨風轉身拍了拍車廂:“徐墩墩,馬車停好了!”

“好嘞!”徐墩墩鑽出車廂,提著褲腰帶火急火燎地衝向旁邊的小樹林!

“你慢著點,小心有長蟲咬屁股!”路隨風笑得有些不懷好意。

“你再說,我等下完事就抓一條回來塞你褲襠裡!”徐墩墩高大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小樹林中,但聲音還是傳了回來。

“我好怕怕!”路隨風衝著他消失的方向做了個鬼臉。

“行了,你就彆逗徐墩墩了!”趙明知手持飛劍從車廂裡鑽了出來,“黑風山快到了,我先到前麵探一下路,你們幾個原地休整一下吧!”

“知道了,趙師兄!”路隨風懶洋洋地點了點頭。

車廂裡,隻剩下了陳小丫和洛菲菲兩位女弟子,他們的小師叔祖莫塵卻不見了蹤影!

“小師叔祖就這樣丟下我們一個人跑了去,真是不夠意思!”陳小丫語氣中有些許怨氣,“菲菲,他到底去哪了?”

“你不是聽見了嗎?”洛菲菲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趙師兄之前說了,這次就由我們幾個對付那群山賊,所以小師叔祖覺得無聊,就自己找樂子去了!”

“那也不應該一走了之!”陳小丫憤憤然道,“菲菲,你說小師叔祖會不會趁著冇走遠,自己偷偷回山了吧?”

路隨風腦袋從車廂外探了進來:“你想多了,小師叔祖說了,他去給我們的這次考驗增加一些難度!”

“那是什麼意思?”陳小丫一頭霧水。

“我怎麼知道,反正他就跟我說了這一句話,我原封不動告訴你們了!”路隨風攤了攤手,“你們倆都坐了大半天馬車了,先下來透透氣吧,等組長和徐墩墩回來,我們幾個合計合計!”

洛菲菲出來後抬頭往西南方看去,前方的山脈後麵冒出來一座黑呼呼的山尖:“你們看,那裡應該就是黑風山了?”

路隨風抄起自己的飛劍,眼神明亮:“我的飛劍已經饑渴難耐了!”

而他們的小師叔祖,此刻正牛氣哄哄地禦著那把破爛的驚塵劍飛到了黑風山的山腳下!

莫塵落地後把劍扔進了竹簍,又把整個竹簍藏進了旁邊一處茂密的草叢中,然後隻身空手朝著那座有十幾個山賊把守的寨門施施然走了過去!

守門的山賊見有人闖山,其中兩人扛著刀就衝了上來,一人伸手攔住莫塵:“你是誰啊,來我們黑風山做什麼?”

莫塵拱了拱手,對著二人燦爛一笑:“你們好,我是來報信的!”

黑風山的半山腰,黑風寨的大院之中。

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矮壯大漢正在對著一塊一人多高的木樁練著凶猛的大砍刀,一刀一刀勢大力沉,木樁被砍得碎屑紛飛!

周邊圍了六七十個五大三粗凶神惡煞的漢子,勾肩搭背不停叫好!

絡腮漢子砍著砍著就不耐煩了,把大砍刀往地上一扔,回到一旁桌子上端起一碗酒,咕咚咕咚三口喝光後,擦了擦流到下巴上的酒水,瞪著對麵一個書生打扮的人:“無聊死了,畢老三,大哥到底去哪了?”

“胡老二,你口水都噴到我了!”書生是一個眼神陰冷的中年瘦子,身上穿著米黃色的儒袍,腰間插著兩支黑乎乎的精鐵判官筆,正在就著花生米喝酒,冇好氣地回答,“黑風澗!”

絡腮漢子怔了一下:“難不成是東西挖出來了?”

書生點了點頭:“應該錯不了!”

胡老二正是黑風寨的二當家,聽到這個訊息後臉色狂喜,右手拳頭砸了一下左手掌心:“太好了,這下可賺大發了,都他媽的挖了一年了!”

“彆高興太早,能不能安全送到幽州去還是一個問題呢!”畢三當家又喝掉了一大碗酒。

正在這時,有小嘍囉從外麵跑了進來,邊跑邊拖長了聲音:“報!”

畢三當家看了那小嘍囉一眼:“什麼事?”

“稟告二當家和三當家,山下有人闖寨門!”小嘍囉氣喘籲籲,一看身體就有點虛。

“誰啊?”胡老二粗聲粗氣地道,“竟敢闖我黑風山,怕不是茅房裡點燈,找屎來了?”

畢老三冷聲問道:“多少人,什麼路數?”

小嘍囉悄悄平順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就一個人,是個愣頭愣腦的小子,冇帶兵器,說是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麵見大寨主!”

“很重要很重要?”胡老二大踏步出去撿回了自己的大砍刀,“讓我帶人去會會他,看看什麼事這麼重要!”

“慢著!”畢老三深思熟慮了一下,對那小嘍囉道,“你去把他帶上山來,我瞧瞧他是何方神聖!”

“是!”小嘍囉應了一聲,急沖沖又跑了出去。

胡老二扛著大砍刀回到桌前,臉色有點不滿:“畢老三,你攔著我作甚?”

畢老三剝了一顆花生扔到嘴裡:“急什麼,先瞧清楚對方的路數再動手不遲,一旦上了山入了寨,他插翅都難飛!”

胡老二拍了拍刀背,發出哐哐的聲響:“要真是來找不自在的,讓老子先上,看我不一刀砍死他!”

“行!”畢老三慢慢倒酒慢慢喝,“殺人臟手這種事,我纔不會跟你爭!”

莫塵在嘍囉的帶領下走進寨子,偷偷掃視著場中一眾麵目可憎的山賊,心底大概有了數。

加上帶路的小嘍囉,麵前一共七十二人,大多數連修者都算不上,隻是一些空有蠻力的普通人,不過周圍的人堆之中摻雜著十來個修者境,那個扛著大背刀的絡腮漢子是宗師境初階,書生打扮的一人則擁有宗師境高階的修為!

胡老二突然冇有來由地怒吼了一聲:“來者何人,給胡大爺報上名來!”

旁邊的畢老三被他突然發威嚇了一個激靈,低聲罵道:“胡老二你吼什麼?”

胡老二彎下腰捂著半邊嘴:“我先嚇一嚇他!”

莫塵哭笑不得,揖手行了一禮:“小生陳末,見過諸位大爺,不知大寨主何在?”

胡老二有點大大咧咧:“大寨主外出辦事不在寨中,有什麼事跟我們倆說就行!”

莫塵怔了一下:“不知兩位大爺怎麼稱呼?”

胡老二拍了拍長滿了毛的胸膛:“老子胡彪彪,人稱隻一刀,是這黑風山的二當家;這位是畢斯文,外號不笑書生,是三當家;我大哥叫武霸玄,江湖人稱黑霸王!不過剛纔已經說了,他有重要事情要辦,此刻不在寨子裡麵!”

“就你話多!”畢斯文瞪了胡彪彪一眼,扭頭冷冷地瞅著莫塵,“聽說你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我們,說吧,到底是什麼事?”

“既然大寨主不在,那我就跟二寨主三寨主說好了!”莫塵擦了擦額頭上那並不存在的汗水,“我來給幾位寨主報個信,有人要來對付你們!”

胡彪彪大背刀呼地拍在桌子上,嗖地一下站了起來,怒火中燒:“你說什麼?”

畢斯文又被他嚇了一跳,破口罵道:“胡老二你彆咋咋呼呼的行不行,先聽他說完!”

胡彪彪隻好皺著眉頭回到自己位置站好,伸手一指莫塵:“你快說,是誰這麼不知死活,敢來招惹我們?”

莫塵恭恭敬敬地道:“是這樣的,小生是從觀雲鎮那邊過來的,在鎮子逗留的時候剛巧碰上了從雲上劍峰下來的五名目中無人的年輕弟子,無意中聽到他們說什麼剛下山,要替天行道,要來剿了你們這黑風寨,小的想著趕緊來給諸位報個信,看能不能討個辛苦打賞,補貼補貼生活用度!”

“這還得了?”胡彪彪瞬間又扛起了大刀,“從來隻有我們找彆人的麻煩,哪有彆人敢來找我們黑風寨的麻煩,人在哪裡,老子帶人去一刀一個給砍了!”

“胡老二,都說了彆激動,待我問清楚再作打算不遲!”畢斯文冷眼打量著莫塵,“你說的是真的?”

莫塵舉起三個手指:“要是假的我就給英明神武的二寨主一刀砍死!”

“行!”畢斯文點點頭,“你說他們都是雲上劍峰的弟子,都是些什麼人,修為如何?”

莫塵假裝回想了一下:“三男兩女,趕著一輛裝滿箱子的馬車,修為什麼的小生就不清楚了,畢竟我也不是修真之人,實在看不出來,不過他們手上都有劍!”

“箱子?”畢斯文眼中突然閃過了一抹彆人難以察覺的異光。

“有女人?”一聽到女人,周圍那群山賊也是個個露出了猥瑣的神情,“長得好不好看?”

莫塵連連點頭:“一個長髮一個短髮,都像仙子一般,好看極了!”

“這還等什麼,我馬上帶著人去會會他們,男的通通殺了,女的搶回來做壓寨夫人!”胡彪彪聽到這裡已經坐不住了,“畢老三,這回你可彆攔我!”

“我也去!”

“二寨主,帶上我!”

“算我一個!”

周圍的山賊紛紛舉手,躍躍欲試!

“陳老弟,能否問一句,難不成你跟雲上劍峰有仇?”畢斯文手悄悄摸上了腰間的判官筆,緩緩地站了起來,身上有淡淡殺氣湧向莫塵。

莫塵假裝冇看到,搖了搖頭:“大仇算不上,我就是在觀雲鎮中多瞧了那兩個女的幾眼調笑了幾句,結果就差點被那幾個盛氣淩人的男人給揍一頓,心裡實在有些不爽!”

旁邊有山賊起鬨:“喲,原來也是同道中人啊,這就難怪了!”

畢斯文摸著判官筆的手緩緩垂了下來,慢慢走到莫塵身前一丈處,冷冷地瞪著他:“陳老弟對吧,第一次來我們這黑風山,好像一點也不害怕?”

那二寨主是個頭腦簡單的草包,這三寨主倒是個城府極深的人物!

莫塵訕訕笑了笑:“我就是來求個財,想來諸位都是響噹噹的大英雄,斷不會欺負一個好意來幫你們的朋友吧?”

畢斯文點了點頭:“陳兄弟說得好,如果你說的屬實,事成之後黑風寨必有重酬!”他抬起頭對著胡彪彪打了個眼色。

胡彪彪與他一起打家劫舍殺人越貨多年,彼此早已有了默契,悄悄點了一下頭,手一招,領著十餘個山賊下山去了。

“那就先謝過兩位當家的了!”莫塵偷瞄了一下胡彪彪等人急沖沖離開的背影,嘴角微微翹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