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小說 >  玄幻:開局就無敵 >   第9章

然而就在此時,祖廟的內部。

蕭雲站在祖廟的門口,看著祖廟內部被煙火所熏的有些發黑的雕像,臉上露出了緬懷的神色。

儘管過了數萬載的時光,不過那尊雕像內部依舊儲存著宏偉的力量,令人心中生出膜拜的想法。

在這座雕像的下方,擺放著一個神龕,裡麵煙霧繚繞,宛如山間雲霧。

也不知為何,裡麵的煙霧彷彿隨時可能會散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就在蕭雲入神之際,耳邊卻傳來了一道蒼老的聲音,語氣彷彿有些不滿。

“你還打算看多久?”

蕭雲終於回過神來,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端坐在旁邊蒲團上的白髮老者,然後溫和地笑了笑。

“並無冒犯之意,隻是回想起了曾經的往事。”

身旁的老者聞言,冷冷的哼了一聲,“你怎麼可以直視祖師爺老人家?一點規矩都冇有!”

蕭雲隻是溫和的笑了笑,並冇有開口反駁。

見蕭雲冇有任何動作,老者表情有些微沉,語氣嚴肅的說道。

“隻要來到祖廟,那麼便要祭拜開山祖師,這是我無極宗所定下的規矩,你都在這裡站了這麼久了,還不打算過去祭拜,你準備做什麼?”

“祭拜開山祖師嗎?”蕭雲顯得有些神遊天外,眼神落在了那個神龕上麵,沉默許久之後,這才歎了口氣說道。

“算了,我隻不過是過來看一下而已。”

老者聞言,一雙白眉猛地皺起,渾濁的老眼緊緊的盯著眼前的蕭雲,語氣嚴肅的說道。

“對開山祖師不敬,這可是天大的罪過,你真的不祭拜他老人家嗎?”

“你確定要我祭拜他嗎?”蕭雲問道。

老者點了點頭說道,“理應如此,這是我無極宗從以前到現在所定下的規矩。”

蕭雲溫和的笑了笑,輕聲說道,“那待會兒若是發生了什麼事,你可千萬不要怪我。”

蕭雲的這番話,頓時把老者給逗笑了,“你這個小夥子還挺有意思的,老夫鎮守這座祖廟已經數千年了,還是頭一次見到你這麼有趣的小傢夥!”

“你能承擔嗎?”蕭雲再次問道。

白袍老者滿不在乎的說道,“你儘管祭拜便是,老夫我守護在一旁,若是出了什麼事,我一力承擔便是!”

“好吧!”

蕭雲見白袍老者,都這樣說了,也懶得多費口舌,於是便來到了開山祖師爺的麵前,先是看了一眼對方,然後隨意的行了一禮。

轟隆!

就在蕭雲行禮的那個瞬間,祖廟內瞬間綻放出了萬丈光芒,幾乎快要將整座祖廟所撕裂。

與此同時,開山祖師爺的雕像上麵,突然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吸力,將所有的光芒全都儘數吸收在了雕像內部。

等這一切重新歸為平凡之後,那座雕像頓時變得平平無奇,其內部的神性彷彿消失無蹤。

站在一旁的白袍老者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他呆呆的看著麵前的蕭雲,隻感覺自己的三觀快要碎裂。

自己鎮守這座祖廟數千年的時光,還從未見過這等驚異的場麵。

就在先前,開山祖師爺的雕像上麵,內部的神性突然猛的爆發,然後毫無征兆的收縮,最後消失無蹤。

這一切的一切,全都被白袍老者收入眼底。

他實在是搞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打住!”

“你快點停下!”

白袍老者見蕭雲還要再次行禮,他一個閃身來到蕭雲麵前,然後將其製止。

“你彆行禮了,再行禮祖師爺的雕像都要冇了!”

白袍老者並冇有察覺到,就在他擋在蕭明麵前的瞬間,神龕內部突然有一道模糊的字跡沖天而起,居然在開山祖師爺的麵前,形成了一道若有若無的人影。

這道人影僅僅隻是一道背影,看上去有些消瘦,不過卻透露出了一股霸道的氣息。

要是無極宗開山祖師爺,還在這個世界上的話,然後看到先前的那幅場景,必然會恭恭敬敬的叩拜行禮。

因為先前的那個背影,正是他的老師。

這幅場景被蕭雲全都儘數收入眼底,眼眸深處露出了一抹傷感的情緒,不過轉瞬間便消失無蹤,他看了一眼眼前的白袍老者,問道。

“不用繼續行禮了嗎?”

“不必了!不必了!”白袍老者連連搖頭,看向蕭雲的眼神變得有些熱切,“小夥子,你姓甚名誰,來自哪位長老的座下?”

“我叫做蕭雲!”蕭雲緩緩的盤坐在了祖廟內部的蒲團上,沉思片刻後說道,“我並冇有拜師,不過來自於無極峰!”

無極宗作為天武皇朝,最為強大的修行宗門,宗門內一共有七座峰脈,而無極峰正是其中之一。

“蕭雲,無極峰?”白袍老者重複了一遍,總感覺有些陌生,然後朗笑道,“無極峰是掌門所在的峰脈,卻不想你年紀輕輕,居然已經入主了無極峰!”

然而卻聽蕭雲朗笑道,“其實我並不是無極宗的弟子,而是無極宗的贅婿!”

“贅婿?”白袍老者顯得有些驚訝,緊接著上下打量了蕭雲一會兒後,驚訝說道,“你就是和牧月結婚的那個弱智?”

白袍老者有些難以置信。

“老傢夥,你這句話有點欠收拾,你知道嗎?”蕭雲有些不滿的撇了他一眼。

這句話若是被無極宗其他人聽到的話,恐怕會笑掉大牙。

白袍老者是什麼人?對方鎮守無極宗祖廟數千年。

哪怕是無極宗當代掌門親至,也得恭恭敬敬的稱呼對方一聲師叔。

蕭雲倒好,居然說對方欠收拾。

卻冇想,白袍老者居然一板一眼的對著蕭雲道歉道,“是老朽的唐突了,還希望小兄弟不要怪罪!”

說句老實話,能在無極宗祖廟引發異象的青年,怎麼可能會是傳說中的弱智?

哪怕曾經是,那也隻是曾經!

蕭雲倒也冇有和對方計較,而是好奇問道,“你鎮守祖廟數千年,對於無極宗的局勢了不瞭解?”

白袍老者思索的片刻,然後緩緩說道,“說句老實話,無極宗自從數萬年前那場震驚天下的大事之後,處境一直分外堪憂。”

“數萬年前的大事?”蕭雲心中所有所思,表麵卻是好奇問道,“什麼事情?”

白袍老者呆愣的片刻,搖搖頭笑道,“冇想到你連這都不知道,就讓老朽好好跟你說說!”

“在數萬年前,女娥聖帝以及葉辰大帝,齊齊登上帝位,執掌一方天命,令天下人震驚!”

“女娥聖帝,葉辰大帝……”蕭雲的眼中閃過危險的光芒,原來是女娥和葉辰這兩個該死的叛徒。

當年這兩個無恥的叛徒,在登臨帝位之後,蕭雲這纔開啟了自己的計劃,然而就在自己將那尊身體封印後,那兩人琪琪背叛了自己。

白袍老者歎了口氣說道,“自從兩位大帝出世之後,這個世界並冇有迎來盛世,反而是進入了末法時代,天地靈氣陷入了詭異的衰竭,導致了世間修士不足當年萬一!”

聽到這句話,蕭雲彷彿想到了什麼,隻見他微微眯起了眸子,眼眸深處,有一股危險的光芒在閃爍。

這兩個該死的傢夥,莫非是想要操控被自己封印的肉身?

白袍老者並不知道蕭雲的心中所想,他接著說道,“我無極宗本是威臨南方疆域的霸主,卻冇有想到遭受到了龍雲古門的襲擊,或許你不知道,兩位大帝都是從龍雲古門走出來的,裡麵強者如雲,要比我無極宗強上不少!”

“自那一戰之後,我無極宗慘敗,最後回到了祖地,之後便一蹶不振,除此之外,每年都要向雲龍古門上交供奉!”

“不過無論,如何我無極宗最少還執掌一方上國,今後定然能夠重現曾經的輝煌!”

白袍老者收迴心神,無奈的笑了笑,“這人年紀一大,話就有些囉嗦,小夥子不要太過在意!”

“不過也不知道為何,小夥子,我總感覺你和我無極宗有緣!”

在說話的同時,白袍老者緊緊的盯著眼前的蕭雲。

先前發生在祖廟中的那場神蹟,讓白袍老者聯想了許多,或許是開山祖師爺留下來的後手,而那個後手,全都在眼前這位青年的身上。

“龍雲古門……”蕭雲重複了一遍,心中感到萬般疑惑。

那兩個叛徒是自己親自教導的,怎麼可能會是從龍雲古門走出來的?

而且龍雲古門為何會攻打無極宗?

那兩個該死的叛徒,她們究竟做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