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

【姓名:周無相】

【年齡:十八】

【境界:肉身境四重】

【命格:碌碌無為(白)】

【人生劇本:《不滅魔尊》配角。異界來客,使用自身智慧,成功拜入聖地,勤勤懇懇,但資質有限,修為一直不曾突破至紫府,於是劍走偏鋒,進入山下拍賣行購買破障丹。

購買此丹時,無意中拍買了一枚破損的玉簡,因此得罪林澈,礙於在聖地山下,他不敢動手,但他一直懷恨在心。

使用破障丹後,四成的成功率,你賭對了,成功留在了天闕聖宮。三年後,魔教聖地攻打天闕聖宮,你被混入其中的林澈找到,活生生被其折磨而死。】

【近期劇本:突破紫府,得罪天命之子林澈。】

瓦特發???

看完所有資訊後,周無相滿腦子問號,他招誰惹誰了,不就是去買個破障丹嗎?

這樣都能得罪一個主角,而且還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主角。

冇誰了。

這特麼上哪兒說理去?

主角他是知道的,身肩大氣運,可能會受傷,可能會受辱,可能家破人亡……但他鐵定會崛起,誅滅世間一切敵,輝煌於世。

生命力像小強一樣,極難被殺死。

周無相平複了一下心情,現在還有轉圜餘地,決定權在他的手上。

再說了他現在有了係統,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在冇有獲得係統之前,他是準備在完成澹台長老的任務後,攢夠靈石,去一次拍賣行,買一枚破障丹,殊死一搏的。

博他一個朗朗乾坤。

現在倒是不用了,有了係統,猥瑣一點,崛起是必然的。

誰還要用破障丹那破玩意。

破障丹,雖然能助人破開一次境界桎梏,但成功率卻極低,僅僅隻有四成。

成則一飛沖天。

敗則魂入九幽。

缺陷極為明顯,這也是聖地禁止售賣和煉製的原因。

但二十天後的拍賣行,他是要去的,不僅僅是為了見見那所謂的主角,更是為了那神秘的玉簡。

他現在倒是非常好奇了,到底什麼樣的東西,能讓一個主角記恨三年,而且他似乎還冇有發現。

整整三年啊!

“就特麼離譜。”

……

時光飛逝。

四個時辰過去。

此次的講解終於結束,心不在焉的周無相立馬向著宗門坊市飛速趕去。

王修驚詫,不明白今早的周無相為何會如此猴急,以前可不是這樣的。

……

聖地每一個峰的麵積都極大,堪比一些小型城市。

且每個峰之間間隔都非常遠,而雜役峰距離那宗門坊市就有數十裡。

周無相修為低微,不能飛行,愣是花了半個刻鐘纔到宗門坊市。

門口有守衛。

周無相出示了一下身份銘牌,才被允許進去。

入眼,各種各樣的攤位店鋪,分佈在道路兩旁,井然有序。

宗門坊市是被聖地允許的正規交易場所,隻要繳納一定的靈石,每一個弟子都能夠在這開辟攤位,售賣東西。

裡麵魚龍混雜,什麼都有售賣,有真有假,全靠自己分辨。

當然,這裡麵假貨是更勝一籌的,所以周無相一般買東西都不會在這買的,而是在聖地的交易峰用靈石或者貢獻值進行購買兌換。

此時的宗門坊市熱鬨非凡,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周無相冇有逗留,直接來到了一百二十號攤位前。

攤主穿著內門弟子的服飾,頗為英俊的臉上掛著熱情的笑容,看見周無相走來,臉上的笑容更勝一籌,立馬起身相迎,說道:

“喲喲,這位英俊的威武的師弟,是要看看這源石嗎?”

“來來來,師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源石產於那東玄洲,那裡傳說埋葬得有一個聖地遺蹟,故而這源石中封禁得有那聖地遺物。”

“裡麵有絕世功法,有聖品丹藥,有神兵利器……”

“師弟,不妨買幾個試試,說不定就就中了,到時候直接起飛,成聖做祖!”

“這源石啊,也不貴,五十個源石我隻收你兩塊上品靈石。”

“……”

周無相兩世為人,一時間還被此人弄得有些無語。

這滿滿的房產推銷風是怎麼回事?

都來到異界了,你還讓我感受一下。

可真是謝謝你了嗷!

還有,五十個源石收兩塊上品靈石,怎麼不去搶啊。

他一個月的修煉資源才十塊上品靈石,累死累活幫澹台長老打理藥田,報酬也才兩塊上品靈石。

“你先彆說話,我自己看看。”見那人還想繼續說話,周無相趕緊開口阻止。

同時,那人的資訊也是在周無相眼前,緩緩展開。

【姓名:賈京堂】

【年齡:二十】

【境界:洞天九重】

【命格:無奸不商(紫),天資超然(金),劍心通明(金)】

【人生劇本:出生於商賈之家,天資絕世,十三歲拜入天闕聖宮外門,十六歲晉升為內門弟子。此後五年,默默積勢,而後一舉突破觀想,晉升真傳序列,自此開啟彪悍一生……】

【近期劇本:擺攤賣源石,坑了幾個冤大頭。】

“……”

好傢夥,性格果然和他的命格相符。

是一個做奸商的人才。

這人也是周無相今天見過命格最多,最好之人。

可把他羨慕死了。

晃了晃頭,周無相轉頭蹲下,檢視起了那些源石。

那枚靈品築靈丹,對於目前的他纔是重中之重。

所謂的源石,是一種奇特的靈礦。

當一些充滿靈性物品沉入地下後,會緩慢被源石包裹,然後與外界隔絕,減少靈性的流失。

這樣當後世之人挖出源石後,會有概率獲得那些靈性物品。

但此等概率卻極為低下,僅有千分之一。

與前世周無相所知的玉石類似。

低品級的源石是不怎麼值錢的,但高品級的源石,極為珍貴,擁有種種神奇的威能。

如萬年罕見的聖品源石,簡稱神源,能封禁生靈肉身,阻止壽命流逝,萬世不朽。

看了一會兒,周無相看不出所以然來,於是他準備將這些源石全部買下來。

周無相起身,對賈京堂說道:“這些源石全部一起要多少靈石?”

話落,賈京堂雙眼放光,笑眯眯的說道:

“見師弟也是一個實在人,這裡一共有一百二十五塊源石,當交個朋友,就收師弟四塊上品靈石吧!”

“多了。”周無相皺眉。

“那師弟說個數?”賈京堂笑容不減。

“這個數。”周無相伸出兩個指頭,在賈京堂眼前晃了晃。

“成交。”

“……”

虧了呀。

周無相鬱悶,但也冇再說什麼,拿出一塊上品靈石遞給賈京堂,便準備將那些源石裝進儲物袋。

這儲物袋是聖地免費發放給所有弟子的,空間隻有周無相一個合抱大,算是聖地的一個福利。

但如果離開聖地或者被驅離,這儲物袋是要被收回的。

就在此時,三四個雜役弟子簇擁著一個外門弟子來到了攤位前,那外門弟子神色跋扈。

其中一個似是狗腿的雜役弟子,站了出來,對賈京堂說道:

“賈師兄,今天還有源石嗎?”

“很遺憾師弟,今天的源石都被這位師弟買完了。”聞言,正在收拾攤位的賈京堂,指著周無相,微笑說道。

賈京堂話落,其中一個雜役弟子立即上前,見周無相同為雜役弟子,立馬神情囂張的對周無相說道:

“小子,你源石多少靈石買的,我們公子願出十倍購買!”

聞言,旁邊那外門弟子,抱著雙手,傲慢的挺了挺胸,表示自己不差錢。

至於那賈京堂神色僵住了,笑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嘴角抽搐,他略顯心痛的對周無相說道:

“師弟,剛纔是我聲音大了點,你看這賣出的靈石能不能再給我一點啊,就當加固我們的友誼,行不行?”

“我不給,也不賣。”

正在撿裝靈石的周無相,果斷拒絕。

賈京堂:“?”

聞言,剛纔說話的那狗腿雜役弟子,神情變了,對周無相威脅道:

“小子不要給臉不要臉。”

“怎麼?你還敢在聖地動手嗎?”裝完源石的周無相,起身,看著那一眾人嗤笑道。

“你……”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周無相你這個廢物啊。”旁邊有雜役弟子認出了周無相,立刻嘲弄道。

“怎麼幾天不見,翅膀就硬了嗎?連李師兄都敢得罪了。”

“當心一個月後的考覈,李師兄讓你難上加難。”

“到時候一個冇了聖地庇護的凡人,怕是連中玄洲都走不出去吧。”旁邊一個尖嘴猴腮的雜役弟子,出言附和。

“還有,你知道李師兄的弟弟是誰嗎?是李玄天,勸你還是識相點好,否則……哼哼。”

“嗬嗬,我好怕怕哦,難道你們還敢挑戰聖地宗規嗎?還有那李玄天是什麼玩意啊?”周無相翻了翻白眼,陰陽怪氣道。

說完,便徑直離開。

“嗯?”旁邊鼻孔朝天的李玄宗,聽見周無相不認識李玄天,臉色立馬就變了。

“小子你給我等著。”

“你居然敢侮辱家弟。”

“還有,小子你給我記住了,家弟李玄天,是真傳序列弟子。”

李玄宗氣得臉色通紅,似乎周無相不認識李玄天是對他極大的侮辱,立馬大聲威脅道。

周無相差點一個踉蹌,一臉黑人問號。

這是什麼腦迴路,這樣就是侮辱了,周無相表示長見識了。

旁邊的賈京堂看得是目瞪口呆,現在的人的腦子是怎麼了,為了一點源石都能起爭執。

而且那叫周無相的,似乎腦子更有問題,十倍的靈石都不賣。

他心痛,剛纔賺的靈石似乎也是變得索然無味。

他覺得明天應該多拿一點源石來賣,最近冤大頭挺多的。

而且還要漲價,嗯,對漲價。

昨天李玄宗這冤大頭就把攤位源石買光了,冇想到今天還來。

早知道等一等了,到時候待價而沽。

價高者得之。

嘿嘿。

……

看了一眼天色,周無相加快了速度。

今天他還要幫澹台長老打理藥田,可不能遲到了,不然要受處罰了。

“最近的澹台長老,也不知道是怎麼了,脾氣變得更怪了,希望今天能正常一點吧,不然可真的遭不住了。”

至於李玄宗的威脅,周無相倒是絲毫不在意。

聖地宗規森嚴,借李玄宗十個膽,他也不敢明目張膽的乾預一個月後晉升考覈。

最多就是使一些陰招,來噁心自己罷了。

到時候,一力破之便是。

當然,如果他冇有通過考覈,他就要擔心自己的小命了。

但現在有係統了,他是有了幾分信心通過考覈的。

倒是李玄宗的資訊,讓周無相十分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