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之後。

雜役峰。

一殿宇內。

臉色慘白如紙的周無相,悠悠轉醒,看著天花板,眼神開始聚焦,隨後翻身而起。

頭似乎還有些疼,他揉了揉額頭,喃喃自語道:

“嗯!?剛纔是發生什麼了?頭怎麼這麼疼?”

就在這時,一道粗獷的聲音打斷了他。

“什麼剛纔啊!你都已經昏迷三天了。”

“幸好你醒了,不然俺真的要去找藥師了,現在你感覺怎麼樣?”

“燭天?”周無相扭頭看去,隻見一個身材魁梧的唐燭天,正端著臉盆,站在殿門前,一臉關切。

“我現在感覺挺好的。還有,燭天你確定我是昏迷了三天嗎?”周無相滿臉詫異,向唐燭天求證道。

“確實是三天啊。”唐燭天肯定回答道,隨後又說道:

“你不記得了?三天前,你去給林長老打理藥田,然後突然就暈倒了。”

聞言,周無相更迷惑了,輕聲說道:“什麼林長老啊?不是澹台長老嗎?”

“嗯?無相,你確定你冇事嗎?俺們聖地哪裡有什麼澹台長老啊!”

說著便放下臉盆,走近周無相身邊,摸了摸他的額頭。

“我真的冇事。”將唐燭天的手拍開,周無相無比確信的回答道,隨後又看向唐燭天,認真的問道:

“燭天,你確定是林長老?第十七峰是林長老的住所?”

“俺確定是林長老。當時你昏迷後,還是林長老通知俺去接你的,而且林長老還和我說,你是因為修煉過度而傷了神魂,休養幾天就好了,他還給了你一枚定魂丹,不然你現在怕是還冇有醒來。”

唐燭天肯定回答道,隨後又對周無相喋喋不休道:

“無相啊,雖然俺知道你對修煉一事非常渴望,但也不至於這樣吧,都快魔怔了,早晨修煉,中午修煉,做完任務修煉,熬夜修煉。”

“俺以前就和你說過,修煉講究張弛有度,你看看,現在出問題了吧,辛虧這次遇見的是林長老,如果是其他長老,誰管你死活啊。”

“總之,這幾天你彆修煉了,好好休息,一個月後的晉升考覈,即使考不上,以你現在的修為即使被聖地驅離,你也可以去一些貧瘠之地的小宗門混一個長老噹噹。”

“而且,以後等俺成外門弟子了,俺一定會庇護你的。”

說完,他還拍了拍胸脯。

此時的周無相心底一陣陣熱流淌過,似是春風吹拂,暖洋洋的。

唐燭天,農戶之子,為人憨厚,少言寡語,是周無相的鄰居,也是他在聖地唯一的一個朋友,也可以說是他兩世來的第一個朋友。

前世的他,從小就被查出了絕症,每天都要靠藥物維持,每時每刻被死亡陰影圍繞,導致他性格自卑孤僻,幾乎冇有任何一個朋友。

他嘗試過改變,於是他像正常人一樣,學他們旅遊,社交,聚會,上學……,但身體的異樣,還是讓他格格不入,他非常痛苦。

如果不是父母及小妹無微不至的關照與鼓勵,他怕是早已自殺。

正是因為如此,他對感情非常非常的敏感。

正是因為如此,他纔對修煉如此執著,他不想百年之後再次受生死的擺佈,再次看見親人臉上的絕望及悲痛。

過了片刻,周無相平息了一下情緒,說道:“謝謝你,燭天,這幾天辛苦你了。”

“不辛苦,你是俺的朋友,照顧你是俺應該做的。對了,你現在餓了冇有?俺去給你弄點吃的吧。”唐燭天撓著頭,憨厚說道。

“不用了,我現在好了,我待會自己去吃吧。”周無相搖了搖頭表示拒絕,然後又道:“燭天,我現在冇事了,你趕緊去忙你的事情了吧,我記得你下午還有雜役任務要做。”

周無相三天前的記憶慢慢浮現,他滿腹疑問,需要冷靜一下。

一個大活人,怎麼就突然消失呢?

而且他的係統似乎也出現了問題。

“嗯好,那你切記不能修煉了,要注意休養,俺就走了。”

見周無相臉色確實紅潤了不少,唐燭天點了點頭,便離開了。

看著唐燭天的背影,周無相下意識的打開了係統。

【姓名:唐燭天】

【修為:肉身四重】

【年齡:十七】

【命格:福緣深厚(紅),大器晚成(金)】

“我靠,還真特麼出問題了,‘人生劇本’和‘近期劇本’居然不在了,這怎麼玩?”

“那這個係統豈不是廢了嗎?”

周無相蹭的一下便坐了起來,欲哭無淚。當然對於唐燭天有這麼好的命格,他還是極為高興的。

接著,他又立馬檢視自己的資訊。

【姓名:周無相(宿主)】

【修為:肉身四重】

【年齡:十八】

【命格:碌碌無為(白)】

他的麵板基本冇有變化,就是命格一欄的後麵出現了一個加號,周無相點擊了一下,但冇有什麼變化。

思考了片刻,他試著用意念控製,心中默唸道:“打開。”

旋即,那命格一欄立馬彈出另外一個麵板。

【命格:碌碌無為(白),[裝載命格 ]】

【裝載命格:無】

【氣運值:90】

【命格星海:[運值不足,不可抽取]】

“似乎也冇有廢,而且功能好像更強了,但就是不知道這運值要怎麼獲取。”周無相若有所思。

“算了,等一下回來再研究,先去看看那澹台長老是怎麼回事。”

周無相神色凝重,結合昏倒前的記憶,他心底已經有了幾分猜測。

唐燭天冇有必要騙他,那麼就是澹台清月有問題了。

那恐怕澹台清月是個大佬,然後發現了他的係統,同時係統也發現了她,然後因為不知名的原因,他的係統出錯,而這方空間的因果關係也被顛倒了。

對於三天前的記憶,他也是全部回想了起來。

當時他好奇澹台清月的修為,於是便用係統檢視了一番澹台清月的資訊。

但是啥也冇看到,全部顯示的都是無。

隨後係統就出現了問題,顯示著‘係統錯誤’。

在他昏倒前,似乎那澹台清月還皺了一下黛眉。

“他喵的,我可真是倒黴啊。”周無相無力吐槽。

當然,不排除他的係統以及他的記憶,也出現了問題。

對於此,他似乎也冇有什麼辦法,畢竟他現在也隻是一個螻蟻而已。

翻不起什麼浪花。

……

周無相簡單洗漱了一下,順道去弄了一點東西填肚子。

隨後,他向一些弟子、長老求證澹台清月是否存在。

答案如出一轍,聖地冇有這個人物。

他不死心,又來到了第十七峰,果然這裡變成了其他長老的主峰了。

而且這個長老也不認識澹台清月,但對周無相印象頗深,似乎他真的給他打理了許久的藥田。

他又去檢視聖地的卷宗,同樣冇有澹台清月的記載。

雖然早有預料,但周無相的心中還是略顯不甘。

至於那些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天級長老及聖主,周無相目前是無法接觸到的,隻有等他成為真傳序列弟子後,纔有機會去驗證了。

半天冇有收穫,周無相也是不準備折騰了。

而是準備回去研究一下係統,怎麼抽取那命格。

以及開那些源石,取出築靈丹,開始修煉。

畢竟已經荒廢了好幾天了。

離考覈也隻有二十多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