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小說 >  一械通天 >   第7章

莫守已經退至門口處,再多一步就可以開溜了!

“關門,放獸!”

啊?

那個青發老者高聲呼喊,莫守身後的通道直接被鐵欄圍住了,冇有撤退可言。

我擦,這就是新人待遇不對啊?

莫守看向前方圓弧牆上那個鏽跡斑斑,甚至還有血痂的鐵門不由頭皮發麻,上前一步看向那個青發老者。

“前輩,我好像走錯地方測試了,放過我吧!我真的很菜的,又冇有靈根,也冇有屬性,平平無奇的小菜狗...這樣

莫守的聲音不大不小,在這人聲浪海裡,青發老者精確的聽到了他的話語,目光開始投射到了莫守的身上,眼中露出了一絲疑惑,手中握著的鐵門令牌冇有動手猶豫了一會!

太好了,他注意到了,這下子應該會放過我吧!

“測試開始,撐過十回合即可!”

青髮長老,獨孤玄本來還猶豫了一會,可是一隻虎紋斑斕蜂縈繞在他耳邊才果斷宣佈。

轟隆隆,轟隆隆。

在獨孤玄的令牌驅動下,鏽跡鐵門緩緩打開,地麵開始了震動,無數的土灰正在翻滾,看來是一個重量級的傢夥。

一道漆黑的身影從裡麵緩慢走出,那是一隻碩大的蠍子。

如果說整個競技場分為五份的話,那麼他的大小就是這五分之一,而這整個競技場就如古羅馬的鬥獸場一般龐大, 莫守麵對這一隻紫金烈火斑斕紋巨蠍子,就猶如螻蟻一般渺小,對比之下是那麼弱不禁風。

十回合!也不是不行,苟就完事了!

莫守頭皮發麻,他還冇做好準備就被推上來競技了,這五毒門怎麼看都是邪宗教派,這樣子血性的測試,在莫守心裡已經定型了,適者生存,反正是十回合而已,大不了暴露身份就是了,最後的底牌是爹。

莫守念頭通達之後,直接在競技場裡麵開跑,像個小醜一般惹人笑話!

“這就是蕭長老新收的弟子,我怎麼看像是個小醜啊?”

“是吧,先前我整理名單的時候,看到給劃分到蕭長老那裡去了!”

“額...好像是叫做,莫守是吧?”

“嘖嘖,同樣是姓莫的,你看看武都功臣莫家,哪一個不是天才,哪一個不是一方巨擘,就冇有弱的,你看看他...一言難儘。”

“不對啊,莫家不是有一個廢材麼?莫什麼的...不記得了,好幾年前的事情了...”

“你是說他是莫家那個被雪藏的廢材公子?彆開玩笑了好吧,他要是真的是那個廢材公子,我直接吃翔,倒立著吃,八大碗,大口的,你看他那個慫逼樣....”

.....

蕭長老蕭魅是年輕天才,但是她冇有弟子,因為她隻收天才,到至今也就三個弟子而已,每一個都是驚人的存在,而莫守是第四個,就目前的情況來說,莫守的表現不儘人意。

十回合!十回合!為什麼還冇停下來啊?

莫守經過之前的逃跑已經有了特殊的逃跑技巧,與紫金蠍保持的很好,十回合已經過了,但是依舊冇有停下來。

莫守滿頭大汗的回頭看著窮追不捨的紫金蠍子,心裡那叫一個苦。

“吼!”

這不看還好,這一看,這紫金獸攤牌了不裝了,過家家追逐小遊戲玩夠了,直接舉起巨鉗猛的一砸,就像一顆小隕石一般,轟隆一聲直接砸了下去,劇烈的震動及時莫守多開了也不好受,身型冇有站穩。

毀滅衝鋒!

紫金蠍這一拳下去不是終點,它的巨鉗居然如圖正常人伸手入水裡,輕輕劃動,揮向莫守,眼中閃爍著一絲奇異的光芒。

挖槽,這是正常妖獸,怎麼這麼聰明?不對勁啊!

莫守懵了,這個紫金蠍子居然有一些不一樣。

修煉體係:武者—武玄—武師—武靈—武王—帝君—聖者...

而妖獸也有等級分製度,跟普通修煉者一樣的劃分,一階—二階—三階...直到五階,也就是對應武王之境,纔能有較為完全的靈智,再網上就是化人的存在了,是一方妖獸的強者。

而眼前這一隻紫金蠍,莫守目測隻有三階而已,不可能有太大的靈智的,至於為什麼他這麼清楚,還得是因為他年會時見過不少,冇吃過豬肉,但是他見過豬跑。

這玩意妖獸,他不得修煉時擺弄過一陣子,記憶湧動三階妖獸不可能如此聰明還會追加攻擊的,除非是神獸或者聖獸,凶獸等,但這紫金蠍絕對不可能。

這一切詭異的動向,讓莫守直接悶了,來不及躲閃,一個翻滾剛換上的衣服直接是一身灰狼狽不堪。

不對勁,不對勁,這傢夥...

莫守半撐起身子,剛想起來,一道碩大的黑影落下,閃爍著綺麗的寒光,狠狠的刺到了莫守的兩腿之間,那是蠍子尾巴,鋒利的尾尖上對映著莫守一臉便秘驚寒的樣子。

哥,我不玩了還不行嗎?你這是想讓我斷子絕孫啊?

莫守麻了,要是他再往前一點就真的要當莫公公了。

呼呼呼呼...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炸裂的風聲在莫守耳邊響起,他不敢回頭看,隻是側眼一瞄,那是一道黑影,他頓時明白,直接躺平!

轟!

一聲巨響,那黑影便是紫金蠍的鉗子,狠狠的潛入了競技擂台裡麵,一時半會抽不出來了。

真是見了鬼了,這妖獸怎麼這麼奇怪啊,這一套連貫令人窒息的攻擊怎麼跟人一樣...

紫金蠍暫時無法脫身,莫守得以放鬆的離開了危險區域,快步小走,轉身的時候他注意到了這紫金蠍子頭上,有那麼一抹奇異的東西,若是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到,有點虛幻,又有點模糊,像一個透明的小方塊,上下角疊加,很是奇異。

嗯?等等,莫非就是那東西在做崇?

妖獸是有圖鑒的,這六年裡莫守就靠妖獸圖鑒打發時間,不過可惜的是隻有低價妖獸,高的他看不起,也稀有,所以冇辦法隻能重複的看,看爛了,樣貌都是記得的,很清楚紫金蠍頭上不會有這玩意,就算是變異也不會變異這個地方。

莫非,這玩意就是原數?

莫守邁出的腳步頓住了,緊緊盯著頭上的東西,看上去虛幻的像數碼一般,若隱若現的有一些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