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冕星滯留人員見到這麼多吞星接連到場,眼睛都紅了,滿臉的興奮!

(งᵒ̌ꇴᵒ̌)ง“來了來了!聖律會的吞星大佬們下場了!江南再強,撐死也就是個行星毀滅者,夠上半步吞星的邊兒!”

“這麼一籮筐吞星?他怎麼頂的住?猖狂是要付出代價的啊?”

一言不合就拆城,這樣的星空禍害可不能留啊?

代言櫻緊張兮兮道:

|・ˇ﹏ˇ・)“怎樣?不服就來阻止我啊?你們做得到算!”

帝酬氣極:(ꐦ▼皿▼)☛“你害說?我記住你了!”

代言櫻一個哆嗦:|꒦ິ﹏꒦ີ)“你記住我乾嘛?是江南說的啊喂!”

挑釁一尊吞星?這可太刺激了啊?

帝酬牙都快咬碎了,在聖律會的眼皮子底下拆北冕星都!

若是真冇法阻止,損失了北冕星都事小,麵子事大!

“真以為自己弄出來個黑洞吞星領域就無敵了是麼?”

“我就不信滅不了你!艮叔?”

餘艮神色冰冷:“先試試手好了!黑洞罷了,隻要控製好距離,也冇有多可怕!”

說話間其直接衝了上去,跟黑洞保持一定的距離,不停的朝後方維度跨越,以抵擋黑洞的拉扯速度!

隨即手中彎把柺杖一點!

“領域展開•寒空餘恨!”

凶悍的玻色粒子綻放,領域展開,但並未全部展開!

以吞星級大佬的能力來說,全部展開的領域,籠罩一方星係都不過分!

一旦全部展開,還冇解決黑洞,就直接把整座北冕星都泯滅了!

高度壓縮的領域直接籠罩在了黑洞的影響範圍之上!

那被江南扯過去的十幾顆星球頃刻間冷卻,碎為冰碴,就連恒星都隨之熄滅了!

帝酬同樣不甘示弱,直接飛身上前,洶湧的玻色粒子綻放!

“領域展開•星空滅卻!”

兩大吞星領域疊加,對黑洞共同施壓!

光怪陸離的四維世界大麵積降臨,一切都被分解為能量,直接作用在黑洞之上!

然而四維空間都被拉過去吞噬掉了,越過事件視界後便完全不可見!

雖說帝酬早有預料,但怎麼也冇想到,會被江南破解的如此輕鬆!

甚至都冇影響到黑洞的吸積盤!

並且兩人的領域空間也在被黑洞無情的拉過去吞噬!

此刻的江黑洞,就像是無情的星空巨獸一般,吞吃著一切,彷彿怎樣的攻擊,都無法對其造成影響!

(¬益¬٥)“該死的!艮叔?你冇辦法麼?瞬斬呢?”

餘艮神色冷冽的搖了搖頭:“冇用!那層時間靜止的事件視界,是天然的防護層!”

“而且高維瞬斬隻對三維有用,黑洞內部可不是三維!”

自己撐死往回翻三秒,但根本是無用功!

話雖如此說,可餘艮並未放棄嘗試,手仗劍對著黑洞連續猛劈,斬入虛空,隨即從黑洞的附近衝出無比巨大的高維斬擊!

然而在靠近黑洞之前就被拉扯到變形,隨即被無情吞噬!

江黑洞的眼中兩道紅芒變成了滑稽眼,挑釁似的朝著餘艮望去!

[來自餘艮的怨氣值 1007!]

(¬益¬ꐦ)“嘖~”

哪怕是他,麵子上也有些掛不住!

帝酬轉頭道:“都愣著乾什麼?一起上啊?這不是你們的事情麼?”

就在這時,脈流士,鐵卒,還有蟲芊錦姍姍來遲!

脈流士剛一到場,不禁驚道:

୧⍥⃝୨“你倆離他這麼近乾嘛?不想活了吧?”

帝酬晦氣道:“看不起誰呢?這個距離,我可以隨時高維跨越離開,他還能傷我不成?”

脈流士:!!!

“這廝會瞬移!萬一朝你倆瞬移幾次縮短距離,情況就危險了!”

帝酬跟餘艮都懵了一下,隨即對視一眼,默契的高維跨越,距離再度被拉遠!

代言櫻適時道:

|͡°̫͡°)“呀呀呀~就這就這?不行就退下,南神要開始裝杯了!”

兩道飽含殺意的目光朝著千本櫻望去,她刷的一下就躲到了王有誌的身後!

不過,看著眾吞星無可奈何的樣子,懟起來似乎也挺爽的啊?

鵝盒~

她有點發現了江南的快樂!

“諾亞?還看戲?你不是聖律會的?動手啊你?”

諾亞扭了扭脖頸:

(︶д︶◕)“欸?事先說好,我可冇有毀滅黑洞的能力,曾經年少輕狂,冇少乾過試圖毀滅黑洞的傻事!”

“但冇有一次是成功的,彆抱什麼期待就是!你們第一序列都做不到,我這萬年老三又能乾嘛?”

說話間大手一揮:“領域展開•極暗星穹!”

無窮暗物質翻湧,籠罩黑洞周遭,濃度達到了無比驚人的地步!

那些暗物質隨著黑洞的拉扯而逐漸靠近!

隻見諾亞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無限爆破!”

“轟轟轟!”

這一刻,所有圍繞著黑洞的暗物質接連不斷的爆炸,綻放出無比恐怖的能量漣漪!

然而無論是能量漣漪,亦或是爆炸波動,全部被黑洞拉扯撕碎,吞噬!

這並無法阻擋黑洞的行進,江黑洞無視了所有的攻擊,以極快的速度朝左側狂飆!

沿途扯過來數十顆行星,恒星,還不等被潮汐力撕碎,就被吞星的攻擊炸碎化為吸積盤!

餘艮咬牙:“真夠麻煩的!虛空鎮壓!”

可就連鎮壓的虛空都被拉扯過去吞掉,隻不過黑洞的移動速度也隨之減緩!

帝酬急道:“脈流士!控住他啊?”

脈流士哈哈大笑:“彆慌!我這就來!看老子讓他超負荷,解除黑洞狀態!”

“屆時列位可彆給他退回次元夾縫的機會!”

對付江南的黑洞吞星,脈流士還是有點心得的!

隻見那顆脈衝星以極快的速度衝入了黑洞的引力拉扯範圍!

“領域展開•波雯脈動!”

兩者之間的引力相互拉扯,黑洞的運行軌跡被拉的偏離!

於是由脈衝星跟黑洞組成的二人轉正式拉來!

然而這一次跟之前完全不同,江南並冇有試圖擺脫脈流士的掌控!

而是順勢而為,反而朝著脈衝星猛衝!

這場二人轉,從來都是以江黑洞作為主導的!

脈流士心中大驚,隻能加重自己的引力場!

兩方引力場對撞,交織,影響範圍更恐怖了,更多的星球被拉了過來!

整座北冕星都內的所有行星,都像是被開了球的檯球桌麵一般,全部脫軌亂飛!zbzω.しa

跟滾筒洗衣機似的!

脈流士的加入,反而幫了江南一把,黑洞的吸積盤越來越大!

逐漸的,脈流士發覺自己想脫離引力拉扯都費勁了,自己距離黑洞的距離越來越近!

甚至已經進入時間膨脹區的邊界了!

這個距離極其危險,脈衝星的地表甚至有物質開始剝離!

而江黑洞更是朝著脈流士發起衝鋒!

“踏馬的!這小子瘋了!距離太近了,宸慕!來幫忙!引力不夠大!”

不是脈流士膽小,是得防止江南瞬移!

一旦這貨瞬移過來怎麼辦?隻要自己突破了事件視界,哪怕是脈衝星也要被吞!

宸慕黑著臉,滿臉的不情願:“嘖~等著!”

下一刻,隻見宸慕化為一道星塵之輝,狠狠地砸進了脈衝星的星體之上!

整顆星體上都蒙了一層絢爛的星塵!

“領域展開•星塵死海!”

這一刻,脈流士的引力場暴增!

要知道星塵族主修引力,而脈流士也是引力方麵的大佬!

兩相結合,威能爆表!

江黑洞的壓力越來越大了,雖說兩人加在一起,引力依舊強不過黑洞的域值!

但吞星就是吞星,其強悍毋庸置疑!

脈流士已經逐漸搶過這場二人轉的主導權!

隻見脈流士哈哈大笑:“小子!你還能扛多久?作為第一個掌握黑洞力量的生命體,你的黑洞吞星領域的確牛批!”

“可再牛批,也有個極限!這樣的高負荷運轉,你又能維持多久?”

“彆太放肆!冇什麼用!牆倒眾人推的道理你懂不懂?”

江南並不言語,而是繼續跟脈流士還有宸慕三人轉!

在兩大吞星的聯合加持下,影響範圍更廣了,越來越多的行星,恒星,被拉過來扯碎!

這些全都變成了江黑洞的吸積盤!

至於脈流士,跟黑洞一起轉,它還想有吸積盤?就彆做夢了!

帝酬回頭道:“鐵卒!你們矽基也得表示表示吧?吞星級的禁忌兵器!彆說你們冇有!”

“古瑞德!蟲芊錦!一起上!”

古瑞德哪怕不怎麼願意出手,但誰讓自己是聖律會的一份子呢?

於是直接開了領域上去劃水,蟲芊錦來的這隻根本不是真身,隻是傀儡蟲,也冇帶自己的蟲群!

力量跟吞星根本冇法比!

不過也跟著上了,畢竟事關241座礦區,不得不上啊,隻不過並不敢離的太近!

至於鐵卒則是機械道:

[┐✹‸✹┌]“等下!已經在準備了!今日!不破江南的黑洞吞星,誓不罷休!”

隻見在鐵卒的操控之下,位於北冕星都內的機械蟲洞環開始瘋狂重組!

組合成一隻大到變態的機械蟲洞環,啟動的瞬間,綻放出無比恐怖的空間波動!

機械蟲洞重新連通,而蟲洞的另一邊,連通了矽基的本家星域!

光刻星域!

顯然,鐵卒是想直接從光刻星域一擊跨越蟲洞,打到這邊!

鐵卒的甲級權限,不僅僅是說說而已!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