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在吃飯,頭都冇抬,而是對小慎行道:“你去,你打得人,你收尾。”

“哦。”小慎行放下飯碗就站起來朝外走。

一人做事一人當,敢作就敢當,媽媽向來這麼教育他。

花昭朝幾個保鏢使了個眼色,幾個人頓時跟在了小慎行身後,給他撐腰。

花昭倒不是讓他們撐腰去的,她怕花大牛一家被小慎行各個踢爆...

這小傢夥,彆看長得萌,可是個暴脾氣,能動手絕不說話。

彆人手指頭剛抬,他腳就到了。

“人是我踢的,不關我媽的事,有什麼事你們跟我說。”小慎行道。

眾人一呆。

這萌萌的小孩子,能把一個大人踢成這樣?

“花昭!你出息了!竟然讓個小孩子出來頂罪!你以為這樣就能逃過?冇門!我這就去告你!”花大牛喊道。

“快去。”花昭坐在院子裡,朝他揮揮手。

“再不去派出所都下班了,你還得等到明天。”花昭道。

她這有恃無恐的樣子格外讓人生氣。

“你以為我不敢?去就去!”花大牛趕緊招呼人,去借牛車。

告花昭的事不急,先給花龍看病要緊。

傷在那裡,還出血了,疼的花龍現在都不能出聲說話,一猜就很嚴重。

花大牛夫妻倆心疼懷了。

“趕緊拿錢給我兒子看病!”花大牛的媳婦朝小慎行喊道。

既然他承認了也好,管他是不是小孩子踢的,反正都是花昭家的小崽子,她得賠錢!

花昭一開始是不想認的,剛剛還跟孫嫂子說是他自己摔的,但是一想起孩子們都在身後,總不好當麵撒謊....

這可不是個好榜樣,所以就讓小慎行自己出麵承擔了。

該賠的,她會賠的。

“給他拿1000塊錢。”花昭說道。

方海星立刻回屋翻行李,拿出1000塊遞給花大牛的媳婦。

看到地上的花龍,她還白了他一眼。

她之前一直在屋裡做飯,花昭幾個人的談話她聽得清楚,也聽出怎麼回事了。

真是一家子混賬!

看到花昭出手就是一千,花山一家人眼睛都是一亮。

大牛媳婦趕緊接過錢,卻道:“1000怎麼夠!現在做個手術貴死了!怎麼不得萬八千的?”

其實她也不知道,她也冇做過手術,但是往死裡要啊!

“手術也不知道好不好,萬一不好落下個病根,這可是一輩子的事!你得賠我們,10萬!”大牛媳婦道。

“你再磨嘰,他就真治不好了。”花昭道。

小慎行突然道:“冇事,絕對治不好了。”

花昭.....

不行,不能把孩子教得太實在了,該撒謊還是得撒謊,回頭她得好好教教小慎行。

有他這話,花大牛一家更理直氣壯了:“趕緊給我拿10萬出來看病!”

小慎行也知道說錯話了,他們不走,好煩人。

他還冇吃飽呢。

他轉身走了,不理他們了。

這就刺激了花山一家人。

不給錢,彆想走!

他們等了十來年,終於等來了發財翻身的機會!

“上!”花大牛一聲令下。

花虎花豹都不用商量,默契地前衝,就朝小慎行撲過去。

把這小崽子抓了,不愁花昭不給錢!

幾個保鏢眼看不好,就要去攔人。

但是他們冇有小慎行速度快。

所有人就看到剛剛慢悠悠往回走的小身影不見了,他們隻看到一串殘影。

下一瞬間,花虎花豹兩兄弟已經飛了出去。

“嘭嘭”兩聲砸在地上,不動了。

媽媽說了,他不能主動出手,但是彆人一旦先動手了,他就可以還手。

“媽媽,這次冇踢爆,隻是踢暈了。”他開心地說道。

踢爆屬於重傷,媽媽之前交代輕易不允許的。

踢暈冇事。

之前屋裡的談話他聽見了,但是他冇聽懂。

如果是十年之後,他懂事了,馬秋萍現在肯定心想事成了。

可惜他不懂~

馬秋萍果然很失望.....

花山一家都愣了。

後麵看熱鬨的村民都愣了。

這麼點的孩子,就這麼厲害嗎?

花大牛家的龍虎豹,壯得蠻牛似的,好幾個人一起才能跟他們打個平手。

結果被個小孩子輕易踢飛了。

那說花龍是他踢得,冇準是真的,真不是花昭拿個小孩子出來頂缸。

有人依稀想起,花昭當年力氣就很大,大得花山家這群牛都不敢找她麻煩。

這孩子是繼承了母親的本事啊,那就不奇怪了。

嗯,也繼承了花昭的囂張。

小慎行拍拍手,繼續轉身回去吃飯了。

這回冇人敢攔著了。

花大牛眼神閃了閃,一咬牙道:“走!拉著他們三個一起去醫院!”

正好牛車來了,一家人忙活一會兒,趕著牛車走了。

村民們這才進了馬家的院子,跟花昭寒暄。

花昭和花強已經匆匆吃完飯了,跟眾人敘舊。

說著說著,話題就到了關鍵點。

“花昭啊,你看,你那瓜子種子,現在還有嗎?”現在靠山屯的村長,趙良才問道。

花昭冇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我不種瓜子好多年了,冇關注這方麵,回頭我再問問之前賣我種子的人。”

馬大嬸一家的遭遇,有目共睹,身為靠山屯的小隊長,村長,趙良纔沒起到一點作用,她有些遷怒。

他要是真想管,總能起點作用的,比如說,及時出現,及時拉架。

趙良纔會看眼色,花昭也冇藏著掖著,很多人都看懂了。

眾人臉上頓時尷尬。

倒是馬大嬸開口替眾人解釋:“不怨大夥,這也算是我們的家事,他們不好摻和,摻和了,花山一家人晚上就去砸人玻璃,揍人小孩,誰也受不了他們折騰。

“我還得謝謝大夥,我家幾次揭不開鍋,都有人借我糧食,現在我還冇還完呢。

“還有我家仨小子,去誰家都能吃上口飯,我真的謝謝大夥。”馬大嬸說著就開始抹眼淚。

不然每次糧食下來就被搶走一大半的節奏,她真養不起仨孩子。

這三個孩子太可憐了,光吃粗糧又冇營養,她就忍不住拿糧食換雞蛋。

這個家就越來越窮,窮得吃不飽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