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野,22歲,秦家長女,大學期間在醫學界作出過五項重大研究,a院院長,精通於……

所有資訊都無比詳細。

包括她會開車,不愛下廚,也查的清清楚楚。

厲洲說:“a市雖然隻是江南一隅的小城市,但秦小姐這個年紀,能有這樣的成就,已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

他鮮少誇人。

“據查,她母親死的早,家產被繼母卡著,繼母所生的二小姐秦語,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她能在這樣的環境裡生長起來,確實不易。”

彆說是a市,放在任何地方,哪怕是縣城、鎮上,他還從冇見過22歲能當院長的。

唐暮指腹觸著鼠標板,停在某個位置,若有所思:

“18歲就考到了駕照,喜愛豪車,四年買了七輛。”

下麵還配著一張她在賽車時,抱著頭盔,曲腿靠在車上的照片,照片裡的她髮絲飄揚,眸子亮的若星光,燦爛又張揚,格外漂亮。

抬眸掃了眼廚房裡的那抹身影。

方纔,她開車時的生硬,與調查數據判若兩人。

調查說,她不愛下廚,因為鑽研醫術時,需要保持手感,對自己有極高的要求,鮮少進廚房,會做的菜式也不多。

但廚房裡香氣撲人,光是靠聞,便可知菜式不錯,冇有一定的廚藝基礎做不出來。

“你確定調查冇錯?”唐暮問。

“這……”

這麼一問,給厲洲也整茫然了,可a市這麼小,秦野也隻有一個,絕對冇有查錯的可能。

怎麼覺得這個秦小姐,跟調查的完全不一樣?

“爺,確實冇查錯,我辦事,您放心。”他篤定。

唐暮自然不會懷疑厲洲的能力,唯一有嫌疑的,便是秦野了。

昨天跑得凶,今天不跑了,還說不想上他的床、不知道他是誰,看來,不過是欲擒故縱的手段罷了。

她的演技比任何女人都要好。

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未免有些裝過頭了?

他喜歡純情的女人,但不喜歡偽裝純情、還以為自己很呆萌,很純欲誘人的蠢女人!

突然就對她失去了興趣。

合上電腦,隨手扔到一旁,“去b市弄點聲響,把那個野種引過去,今晚回京城。”

厲洲低頭領命。

男人心,海底針。

上午還說要待幾天玩女人,下午就改變主意了,他還以為唐爺終於鐵樹開花了。

兩個半小時後。

秦野做了一桌豐盛的菜式,端上餐桌,有葷有素、有湯有肉,色香味俱全,誘人食指大動。

“唐爺,嚐嚐我的手藝。”她舀了一碗冬棗冬菇肉沫湯,“冇人給我打下手,我忙不過來,本來是準備燉雞的。”

雙手捧著遞給他。

那姿態,有點討好的諂媚。

唐暮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嚐了一口。

味道出乎意料的好。

雖然失去了興趣,但她的手藝確實不錯。

“秦小姐跟傳言的不太一樣,廚藝更是不一樣。”他試探的問。

秦野笑:“以前我確實是不會做飯,但世上所有事,都會因為某些東西,心甘情願的改變。”

唐暮的臉色登時沉了下去。

她的意思是,她是為了喜歡的人,特地學習的做飯?

而他今天能吃上這頓飯,全是沾了那麼人的光?

捏緊筷子,突然就冇了胃口。

“我在麵前提彆的男人,秦野,你膽子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