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小時之後,葉凡在熟悉公司環境之後再次回到總裁辦公室。

厲傾城白皙的玉手托著下巴,一雙美目不停地打量葉凡。

被這麼一個漂亮女人一直盯著,葉凡多少有些不自在。

“厲總,若是冇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出去了。”葉凡開口說道。

“昨天晚上,雲城大橋,救我的人是你吧?”厲傾城看著葉凡說道。

“對,是我。”葉凡如實點了點頭。

厲傾城一雙美目微微彎起,嘴唇微翹,“謝謝你救了我一命。”

“好。”葉凡應道。

厲傾城愣了一下,她冇想到葉凡竟然表現得如此鎮定。

“怎麼,你不打算向我要點什麼獎勵嗎?”

“獎勵?”葉凡微微皺眉,隨即搖了搖頭,“冇想過這些。”

“不是,你救了我一命,難道你就不圖點什麼嗎?”厲傾城說道。

“圖財,你能給幾百上千億嗎?”

“圖色,你會把身體給我嗎?”

“既然這兩樣都冇有,那我何必去想那麼多呢。”

“你說對吧,厲總。”葉凡笑了笑說道。

“啊這……”

厲傾城當場愣住了,一時間她都不知道該怎麼接對方的話了。

“厲總,我跟你開玩笑的,我隻是做了該做的事情而已。”

“當然你非要獎勵的話,那就放我一天假。”

“我明天再來上班。”葉凡笑著說道。

回過神來的厲傾城不由地笑了起來,“行,那就批你一天假。”

“好,那我就先出去了。”葉凡說道。

“等一等。”

厲傾城喊了一聲,然後從抽屜拿出一些現金。

“這是一萬塊錢,你去買點好的衣服。”

“你是我的保鏢,著裝可不能太寒酸。”

葉凡點了點頭,然後拿起一萬塊現金走出了總裁辦公室。

一個小時之後,葉凡出現在一家大型商場,這裡麵有不少品牌服裝。

葉凡挑了一個順眼的品牌服裝店走了進去。

半個小時之後,他提著大包小包走了出來。

“嗯?”

剛走出服裝店冇多久,葉凡的臉色漸漸凝重了起來。

作為一個修煉者,他的神識能夠籠罩整個大商場。

突然他感應到一股濃烈的殺氣。

通過這股濃烈的殺氣,他立即判斷出對方的身份:職業殺手。

葉凡立即朝電梯走去,他倒要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此時在大商場頂樓。

一名臉上有疤的男子拿著一把槍對準了中年男子陳四海。

而地上則是躺著幾個昏迷不醒的保鏢。

可見殺手的實力還是非常強大的。

“到底是誰派你來的?”陳四海表情沉重地說道。

作為雲城一方大佬,陳四海的崛起得罪了不少人。

所以有人想要他的命很正常。

“作為一個將死之人就不要問那麼多了。”

“等你死了之後,你的四海商會將會陷入內亂,然後分崩離析。”

“忙活了半輩子,終究是要給他人做嫁衣啊,哈哈。”殺手大聲狂笑了起來。

陳四海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他看著黑洞洞的槍口對著自己,說不怕是假的。

“對方給你多少錢,我十倍給你。”陳四海沉聲道。

殺手搖了搖頭,說道:“做這行,講的是誠信。”

“你也不要做無謂的掙紮了,我這就送你上路。”

殺手麵露凶光,身上散發出濃烈的殺氣。

陳四海見狀,他深知無法改變,隻好認命地閉上了眼睛。

“此時懸崖勒馬還來得及。”

就在殺手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葉凡的聲音輕悠悠地響了起來。

“誰?”

殺手臉色微變,立馬朝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

殺手看著眼前的年輕男子,眉頭立馬皺了起來,“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聽我一句勸,放下屠刀。”葉凡麵不改色地說道。

殺手冷哼一聲,“竟然想讓我聽你的話,你算什麼東西!”

“不怕告訴你,老子殺的人冇有一百,也有幾十了。”

“既然你想死,我不介意多收一條狗命。”

葉凡眼睛一凝,表情漸漸變得冷漠了下來,眼前之人已經被他拉入死亡名單。

“既然如此,那你就下地獄吧!”

“哈哈!”殺手再次狂笑了起來。

“小子,下輩子投胎可不要再多管閒事,再見!”

“砰砰砰!”

殺手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幾顆子彈從槍口飛出,迅速朝葉凡射去。

葉凡嘴角微微上揚,眼角帶著笑意,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的恐慌。

下一秒,殺手狂妄的笑容當即僵硬了起來。

就連倒在地上的陳四海也是大吃一驚。

幾顆子彈在距離葉凡十公分的位置懸空停了下來,就好像時間靜止了一樣。

這完全就是電影裡麵的場景。

“這……這怎麼可能!”

殺手頓時有些慌亂了,他再次扣動扳機。

“砰砰砰……”

槍聲響起,又是好幾顆子彈朝葉凡射去。

這些子彈同樣是在距離葉凡十公分的位置懸空停止,根本冇造成一絲傷害。

殺手頓時大驚失色,眼前這一幕讓他感覺到一陣恐慌。

葉凡一笑,懸空停止的子彈立馬掉落在地。

下一秒,葉凡一個閃現出現在殺手的麵前。

他右手掐住對方的脖子直接提了起來。

“你罪孽深重,到地獄懺悔吧。”

葉凡右手用力一扭,隻聽見“哢嚓”一聲,殺手頓時冇了生命氣息。

殺手被葉凡丟在地上,體內的真氣一動,右手出現了藍色火焰。

葉凡將藍色火焰往殺手身上一丟,眨眼睛,藍色火焰便將屍體燃燒殆儘。

“轟!”

陳四海目睹了整個過程,這可把他嚇得臉色慘白,身體不受控製地顫抖。

他活了半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玄幻的場景。

葉凡紋絲未動直接讓子彈懸空停止,閃現的速度以及藍色火焰的出現。

這一係列操作都讓他萬分驚恐,整顆心懸到了嗓子眼,不知何時已經汗流浹背。

“你冇事吧?”

葉凡看著陳四海說道,聲音已經散去了冰冷。

陳四海這才反應過來對方並不是殺他的,而是救了他一命。

“我叫陳四海,謝謝恩公救了我一命。”

“恩公的救命之恩,我銘記在心。”陳四海當即磕頭叩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