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有兩個月了吧,他幾乎每個工作日都來,時間也非常規律,就是早上八點半左右。”時間一長,小龔對這樣一個人也很留意。

“每次來都在包間,點一杯熱茶,然後中午時間會出去,可能是吃了飯又回來,一直到下午3點過後又按時離開。”

兩個月每天都來,這年代難道還有網蟲不成?年紀看起來也不是很小,難道冇有正經工作,天天來打遊戲?

“於姐,他彆是在乾什麼違法亂紀的事吧?”因為曾經有人沉迷網上賭博,有警察來網咖打過招呼,龔經理不免有些擔心。

“小龔,你去調桌麵監控,看看他平時都在乾嘛。”於老闆決定一探究竟。

網咖升級了管理係統,對每一台電腦都有桌麵監控,客人點擊了什麼內容都有記錄。

桌麵監控出來之後,隻看到林浩每天都機械般的盯著交易盤麵,不斷翻看不同的個股,偶爾看看新聞網站。

彆的什麼也不乾,即不打遊戲也很少瀏覽彆的網站。

原來是職業股民,於玟也暗自吃驚。

於玟對股票市場也算是有所瞭解,曾經一波大牛市的時候投資者蜂擁而至,周圍人人談股。

就是去菜市場買菜,耳邊似乎都是誰誰誰大賺的神話。

自己也忍不住好奇,跟著親戚的推薦參與過。

但後來發現術業有專攻,散戶想在市場長期獲得成功,難度太大。

總是賺賺虧虧,浮浮沉沉,最後的結局免不了是虧。索性放棄了念想,對這行的成功也持懷疑的態度。

“散戶做職業投資可不容易,這傢夥還能堅持了兩個月,是敗家子還是真有什麼水平?”

於玟想著能做兩個月,可能是有兩把刷子。

“看看他都關注些什麼股票?”

繼續檢視桌麵動態,發現他在貴州茅台的價格走勢圖停留了很久。

“有點意思,關注這個高價股王,代表有一定的資金實力啊,不是一般的小散戶,投資水平估計也不會太差。”

把一週以來的桌麵監控都調出來之後,於玟也開始認真看了起來。

這小子關注的股票竟然都在當天,或者數天之後,表現都非常不錯。

於玟有些懷疑,趕緊把一個月以來的監控都調出來,對林浩的自選股一一檢視,同時對林浩點擊交易過的個股,重點關注後麵的漲跌。

隨著觀察越多,慢慢她開始驚訝起來。

高頻的短線操作風格,都保證了非常高的成功率,看起來的確不一般。

“小龔,下次他來,你給我打個電話通知我。”這傢夥到底是運氣還是實力?有必要先認識一下。

倘若能找個高手給自己理財,那也是個意外收穫。

————

而此時的林浩,正在重新翻看自己的簡曆。

一邊查詢私募基金公司的基本情況,一邊看看有什麼可以準備的,自我介紹的說辭、專業問題預備,各種知識點重新溫習。

早就聽說過金融行業就業內卷,985本碩畢業在券商機構打雜,基金公司的就業門檻也是國內外名校碩士起步。

雖然自己是個普通本科學曆,不過既然會給自己麵試機會,那還是重視一下。

第二天,陽光明媚,林浩早早出門,在金融街穿梭幾個路口,終於來到公司寫字樓下。

在前台人員層層資訊確認後,纔得到大樓經理的刷卡指引,乘坐電梯來到公司所在那一層。

林浩先去樓層的公共衛生間,想著梳理下自己的形象。想不到衛生間都鋪了地毯,還有絲絲芳香。

真牛逼,這是自己見過最豪華的公司衛生間。

踏進公司的門,前台妹子指引,已經有七八個人在端坐等候了。

“大意了大意了。”眼前的人個個都穿的正裝,有的看起來年輕,有的看起來成熟,而有幾個女生穿的西服,品質肉眼可辨。

林浩並冇有穿全身正裝,頓時有些心虛。

正默默複述自己準備的言辭,一個學生模樣的男孩湊過來:“哥,你有工作經驗嗎?他們都會問什麼問題呀?”

看樣子自己這身穿著氣質真不怎麼樣,都被人搭訕了,一點都不顯得高冷。

“冇啥,就跟你在學校學的一樣,有什麼說什麼。”林浩自然也不知道麵試內容,也不想在這個場合和人聊天。

隨著前麵的人一個個進去又出來,以及大聲的自我介紹聲從裡麵傳出。

林浩更緊張了,老實說,今天來麵證券分析師的工作,自己除了大學學的一些理論知識,之前的工作經驗也不能給自己帶來多少底氣。

如果說人脈,自己冇積累什麼人脈。

要市場投研能力,自己過往的交易根本就冇賺到錢,拿不出什麼經典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