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麵前氣息逐漸攀升的塗小斐,火鼠的目光中充滿了疑惑。

不過,它雞蛋大小的腦仁,根本無法理解係統的存在。

更不會明白兩敗俱傷之下,一瓶紅藥對敵方的傷害有多大。

似乎意識到情況有些脫離自己的掌控,火鼠漸漸變的焦躁起來。

“吱!”

顧不上疲憊的身體,火鼠張嘴嘶鳴,齜著牙再次朝著塗小斐飛奔而來。

之前火鼠的速度,在塗小斐眼中奇快無比,逼得他隻能迎麵硬剛。

而磕了藥之後,塗小斐的精神狀態也一併恢複。

此時在他看來,這隻傷痕累累的妖獸,動作雖然依舊敏捷,卻遠不如剛開始那般讓自己無從招架。

見到這一幕,塗小斐心中狂喜,勝利的天平終於開始朝著他的方向傾斜。

聚精會神的盯著火鼠的動作,塗小斐試圖尋找敵人的破綻。

和這傢夥交手這麼久,他早就摸透了火鼠的進攻方式。

無非就是三板斧,一撲,一爪,一咬。

簡單的令人髮指。

之所以如此難纏,主要是因為火鼠的速度實在太快。

如果換做一個普通人,怕是還冇反應過來,就被它咬斷了脖子。

果然,如他預料的那般。

火鼠快速來到塗小斐的近前,縱身一躍,奮力朝著他的麵門撲來。

距離如此之近,塗小斐甚至可以看清對方尖嘴中細密的牙齒,和其上掛著的血紅肉絲。

間不容髮之際,他不僅冇有閃,反而嘴角掛起了微笑。

這個速度,他躲的過去!

時間回溯!

火鼠回到了原來的位置,撥動四肢朝著它攻來。

精神前所未有的專注,塗小斐眯著眼,死死鎖定火鼠,腦海中回憶著它之前的運動軌跡。

哪怕是提前預知,塗小斐也不敢貿然做多餘的動作,生怕改變了未來。

奔跑,跳躍,它閉著眼。

就是現在!

火鼠四肢離地的瞬間,未來再無可改變。

側身,移步。

塗小斐從容躲過了火鼠的致命一擊。

看準時機,他頓時轉身,毒龍槍猛然向後一送。

一點寒芒先到 隨後槍出如龍。

散發著冷光的尖刃,狠狠的朝對方的菊花刺去。

回馬槍!

螺紋圓錐帶著呼嘯的破空聲,擊中了半空中的火鼠,準確的刺入了它的後庭。

子曾經曰過:

“菊花殘,滿腚傷,你的笑容已發慌。”

長槍拉屁股,今天咱就給你好好開開眼。

“吱!”

淒厲的慘叫驟然響起,火鼠受此打擊,身子本能一蜷,怒氣瞬間衝破了它的最高閾值。

可是它卻冇想到,這隻是前戲,真正刺激的還在後麵。

冇有讓客人久等,在接觸到火鼠的瞬間,毒龍槍的槍頭立即散發出微弱的幽光。

“砰!”

毒龍鑽啟用!

一聲悶響,火鼠的小花瞬間爆開,順便還帶走了它的兩片屁股和尾巴。

血液四濺,殘肢齊飛。

兩條後腿隻剩下一絲皮肉和軀體相連,看著都疼。

目睹這淒慘的場景,塗小斐嚇了一跳,本能的就想扔掉手裡的長槍。

他怕哪天一不小心坐到了槍尖上......

噫,畫麵太美,他不敢想。

強忍著不適,塗小斐將毒龍槍環抱在胸前,儘量離自己的臀部遠一點。

這武器雖然邪乎,但效果著實超群。

久攻不下的火鼠,僅僅一擊,便已經廢了八成。

火鼠在半空中劃了一個完美的拋物線,這才堪堪砸落在地。

“吱吱吱!”

此時,它的下半身已經完全癱瘓,上半身瘋狂的扭動,嘴中發出淒厲的悲鳴。

“呼!”

見大菊已定,塗小斐這才長長鬆了一口氣。

帶著勝利者的微笑,他一步步的走到火鼠身旁,舉起毒龍槍就要結束它的痛苦。

“咻!”

就在塗小斐心神鬆懈之時,一道破空聲自他的背後響起。

幾百上千次的廝殺,讓他生成一絲戰鬥本能。

心神警兆,塗小斐條件反射的偏過頭去。

一根短箭自他臉皮劃過,擦著耳廓射向了地麵上的火鼠。

已經失去戰力的火鼠,根本無法抵擋這一擊。

“嗤!”

短箭準確的釘在了火鼠眼眶,直接洞穿了它的大腦。

“吱!”

僅僅抽搐了幾下,火鼠便化成一團光芒飛向了塗小斐上方的樓梯。

“窩尼瑪!”

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切,塗小斐抬起手,摸了摸溫熱粘稠的後腮。

心中的怒氣登時衝破天際。

打遊戲最讓人崩潰的,莫過於一個人單挑大龍,吭哧吭哧砍了半天,最後一絲血時被敵人搶了人頭。

這是血仇,必須得陰陽相隔的那種!

塗小斐瞬間破防了。

這一刻,他隻想找到這個混蛋,用毒龍槍捅對方一百遍啊一百遍。

“對了,我還可以時間回溯,搶在對方之前出手。”

可這個念頭剛剛冒起,塗小斐立刻猶豫起來。

不行,看剛剛的架勢,這混蛋明顯也想乾死自己。

那一箭的角度非常刁鑽。

如果塗小斐能躲開,妖獸死。

萬一躲不開,他死,之後妖獸同樣得死。

對方絕不是善茬。

要是塗小斐在殺妖獸的時候,這傢夥提前偷襲,這可就是在三秒冷卻時間之內。

他實在冇把握在攻擊火鼠的同時,再次躲過對方的偷襲。

如果中招,那可就真的死了。

就這一糾結,三秒時間悄然過去。

塗小斐臉一黑,比之前更氣了!

“咻!”

破空聲再次響起。

這回塗小斐有了準備,微微側身,躲過了射向胸口的一箭。

猛然抬頭,他順著短箭飛來的方向看去。

隻見一個留著殺馬特爆炸頭,長相流裡流氣的青年,站在九樓階梯之上,正端著一架諸葛連弩指著自己。

一擊不中,非主流立馬明白自己已經暴露,撒丫子朝著九樓廊道內跑去。

遠程ADC最忌諱和近戰剛正麵,放風箏纔是最佳的作戰策略。

看這混蛋動作如此嫻熟,顯然平時冇少玩即時對戰類遊戲。

握緊毒龍槍,塗小斐雙臂青筋暴起,眼神陰沉如水。

憤怒隻差一絲,便可以摧毀他僅剩不多的理智。

“你大爺的!”

四字國粹從塗小斐的牙縫中生生擠出。

這人今天必須死,誰來了都不好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