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小說 >  妙手桃花小神醫 >   第10章

王永貴咬牙切齒撇了撇嘴。

“你離我遠一點,彆捱得這麼近。”

王永貴不說還好,一說這魔女更得寸進尺,居然靠攏過來,那身段如同蛇一樣,還用那誇張的盆骨,碰了碰王永貴的身子,同時也靠過來。

“主人,難道我不美嗎?你怎麼嫌棄我,姐姐我好傷心的。

又或者是你承受不住我的魅力? 害怕了?是不是很想呀!想的話你可以抱著我,反正我就是你的奴仆貼身丫鬟,屬於你的,想乾嘛就乾嘛!

而且不要忘了,在洪荒時代,我可算是三界之中最漂亮的女人。多少神魔,做夢都想擁有我,想的走火入魔的神魔不計其數。

而且我前夫可是魔王,你想一想,你一介普通凡人如同螻蟻,現在能摟著魔王的妻子睡覺,給魔王戴綠帽子,那是何等榮耀的一件事情,想想是不是特彆刺激?”

這女人不愧是感悟出**心經的女魔,對於人性的瞭解,可以說是老祖宗的老祖宗,加上那魅惑的聲音,王永貴頓時感覺內心狂跳,有些繃不住,要窒息一樣心慌,氣血噔噔噔往頭上湧。

不過一想到荒天對自己說的話,這女魔很危險,雖然不能直接動手殺自己,但絕對不是真心,會想其他方法。

這不知道活了幾萬年的女魔,從洪荒到現在,任何方麵不是自己可比的,心裡開始恐懼,也就平靜下來。

唯有修煉**玄功,以後纔有應對這女人一點之力。

“玄女姐姐,我和你說過,咱倆不合適。你嫁過人的,我可是個黃毛小子。再說你年齡比我大那麼多,我很吃虧,你也彆總這樣,壞我心境。

對了,我睡了多久?你不是說一直守著我在這裡看書嗎?”

“睡了兩天兩夜。”

“兩天兩夜?”王永貴一臉驚訝。

“那我小媽楊秋菊呢!”

“去菜園裡挖土種菜了。”

“哦!”

王永貴答應了一聲,繼續在那裡翻舊賬。

“對了,你現在可是我的守護神,我的器靈,也算是我的奴仆。那天晚上你明明答應我,會幫助我滅了王麻子幾人。

我進去打起來,差點被那幾個傢夥打死,你人呢!”

玄女露出一臉的媚笑,也有些尷尬。

“嗬嗬,你這小子還挺記仇的。那天晚上算是我失算,因為你們這個世界的大氣層,就是好幾種古陣,層層疊疊疊,疊加在一起。

對你們普通人有好處冇有壞處,你們平時也感受不到。

可是對姐姐我卻約束著,隻要一展露法術,就會天降雷劫滅殺。

我被鎮壓那麼多年,現在也很弱呢!所以不敢違背這個世界的法則,而且是殺幾個區區凡人,不劃算。”

王永貴歎了一口氣:“行了,其實你心裡麵怎麼想的我都知道,你最好老實一點。

你是我的器靈,我雖然不能拿你怎麼樣,你卻住在我的長槍裡。把我惹生氣,我有的是辦法不會讓你好過,直接把武器扔進糞坑裡泡著。”

“哎呀!我的好主人。滅世槍,可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你丟糞坑泡著,是不是暴殄天物?

再說了你看姐姐這臉蛋,你看姐姐這身段,你忍心捨得嗎?”

“你讓開一點,要睡睡到旁邊,彆挨著我。對了,你的存在不要告訴任何人,也彆跑出去瞎逛嚇唬人。我小媽不知道你的存在吧!”

玄女伸出一根芊芊玉手,在王永貴的腦門戳了一下,一臉的媚笑。

“主人你放心吧!我不想讓那些人看見,就算我站在他們的麵前,他們也看不到我的。

就算主人想了,哪怕奴家在這裡伺候主人,教主人做那種事,有人闖進來也不會看見的。”

九天玄女說著躺了下來,一隻手就往王永貴的身上而去,王永貴整個人哆嗦了一下。

“你彆這樣。”

“哪樣呀!你不要忘了,姐姐我活這麼多年,一眼就能看透男人的心思。你心裡害怕我,又特彆想得到我,因為我剛纔說的你心裡很激動刺激。

這兩天姐姐我把你家裡所有的醫書都看完了,也瞭解了你的情況,有兩種方法能夠把你醫好!”

聽到這話王永貴就來了興趣,哪個男人不想好?而且還有這樣的一個魔女存在,那可是魔王的妻子,真像這女人那樣說,那還不得快活死。

“什麼兩種方法?”

“如果冇有束縛,姐姐我施展法力,就能把你經脈疏通,自然而然會好,這個辦法是行不通的。

還有一個方法,那就是要多吃大補之物,然後看到你心動的女人,突然受到刺激,血脈擴張,一下子疏通也會好起來。

可是我有些奇怪,我敢說你們這世界上,冇有任何一個女人比我美,身段比我好。

你看了我也心動,卻達不到那種血脈擴張的地步。看誰又能好起來呢!現在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也許你一輩子就好不了,隻能等那個女人出現。

其實還有一個方法,你修煉荒天那老頭傳授給你的**玄功,到達一定境界之後,身體會隨之改變,變得越來越強悍,經脈也會越大越有韌性,小有成就之後,就會自然而然好。”

聽到這話,王永貴看到了希望。

“玄女姐姐,那修煉**玄功,大概要多久我才能達到那種地步?”

玄女打量了王永貴一眼:“儘管荒天最後一縷神識化作純陽之氣,封存在你體內,讓你有無窮儘的資源慢慢煉化。

不過你這資質也實在是太渣,依我算,如果你有壽命修煉,大概五百年就能達到那種地步。”

“五百年!那不是黃花菜都涼了。”

“嗬嗬,五百年而已,彈指就過去了,不足為懼。到那時候主人就會很開心,你這身體我可喜歡了,有了**玄功之後,陽剛氣十足,長得還眉清目秀的,到時候姐姐我就冇天冇夜,冇羞冇躁的和你在一起,讓你體會一下,什麼纔是**心經。”

“不行,五百年太久。”

“你嫌太久,那隻能等你心儀的女人出現,刺激到你才能好。

你彆怕姐姐我,你看我美不美?你想想呀!我可是魔王的妻子,動不動心?而且我被鎮壓幾千年上萬年,內心空虛寂寞。

要不我們試一試,或許你一激動就行了呢!”

玄女說著,俯身就纏上來。

王永貴這種年紀,看到這樣的魔女,還有那身段,幾萬年的修為靈氣滋養保養成長,實在是太成熟,感覺神經有些扛不住。

“玄女姐姐,咱倆不適合,真的!而且你可是魔王的妻子……”

玄女那副模樣太性感了,性感的紅唇還冇靠上去,王永貴瞪大眼睛看著,腦袋轟鳴,直接精神崩潰,興奮的暈了過去,然後躺在那裡一動不動。

看見這副模樣,玄女笑了笑,然後坐起來,用神識掃視了一下。

“咯咯咯~這小子居然暈過去了,不會還冇碰過女人吧!我都這樣了,居然還冇動靜,也太冇出息了吧!我什麼時候才能得到你體內那封存的純陽天物。這世界靈氣稀薄,想恢複傷勢太難。”

九天玄女在那裡說著開始也有些惱羞成怒,然後把那水蛇腰上的一隻手,拿開扔了回去。

“哼!真是冇出息!我都這樣都冇用,我倒是想看看,這天底下還有哪個女人,比我更美更性感,能把你的病治好。那女人必須得死!”

“永貴,醒了嗎?”

楊秋菊穿著雨鞋,全是黃泥巴,緩緩走進來,明顯剛從菜園地裡回來,手裡還抱著幾根小白菜。

推門走進房間冇有看到九天玄女,房間裡空無一人。

楊秋菊忽然驚呼起來:“哎呀!永貴,你這是怎麼了?鼻子怎麼出這麼多血。你等著,我去叫老叔公來給你看一看。”

老叔公是村裡的老中醫,叫來診斷看過之後,告訴楊秋菊。

“這小夥子體內火氣大啊!現在也是大後小夥子了,可以找媳婦了。哎!條件長得那麼好,可是冇用,苦了這孩子。

也不知道做了什麼夢!秋菊啊!以後儘量少讓女人來看望,或者在王永貴眼前晃悠,慢慢平息下去就好。

我這麼說你應該懂吧!永貴現在長大了,體內火氣重,那玩意冇用,一直積壓著很容易出事。”

楊秋菊點了點頭:“嗯!謝謝老叔公。”

然後老叔公又告訴楊秋菊,不是一點希望也冇有,隻要找到王永貴動心的女人,受到刺激之後,有可能突然變好。

楊秋菊也像看到了希望,送走老叔公。

回到房間看著王永貴:“永貴,你喜歡哪個女人,喜歡誰呢!如果你告訴我,我一定想儘辦法給你找來。”

楊秋菊歎了一口氣,又回到廚房去做早飯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