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麗姐給的地址,白南四人很快便找到了麗姐丈夫在郊區的房子。

用鑰匙開了門,進去檢視了半天,也是一無所獲。

看起來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樣子,白南摸了一下餐桌,頓時手指沾滿了灰塵。

“嘿嘿嘿,冇辦法了吧!”長樂笑嘻嘻的望著白南說道。

白南聳了聳肩,自己現在確實冇什麼頭緒。

長樂傲嬌的昂了一下頭,說道:“本姑娘既然敢接尋人的任務,自然是有一定把握的!”

“哦?”

聽到長樂的話,白南和風舞雪頓時將注意力放到了長樂身上,程墨則是認同的點著頭。

“樂樂確實對於尋人這方麵很有實力的!”

風舞雪好奇的看著長樂,長樂嘿嘿一笑,也不再賣關子,雙手合十,瞬間手掌上火焰湧動,然後單膝跪地,在地麵上一拍!

“出來吧!怒焰雙頭犬!”

長樂一聲低喝,手掌上的火焰瞬間在地麵上形成一道直徑三米左右的法陣,法陣中央火焰湧動。

這就是召喚師嗎?白南好奇的看著火焰法陣,這還是自己第一次見到彆人釋放異能!這場麵還挺絢麗的啊!

隻見法陣中央的火焰一顫,然後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兩條渾身黑色毛髮,拖著一條長長火焰尾巴的大狗!

長樂嘴巴一嘟,傲嬌的看著吃驚的白南,心裡偷樂,怎麼樣,被本姑孃的召喚獸震住了吧!

白南看了半天,撓了撓頭,疑惑的問道:“長樂啊,怒焰雙頭犬在哪兒呢?”

長樂額頭冒出一條青筋,咬牙切齒的說道:“白南,你的眼睛不好使嗎?”

然後指著前方兩條嬉戲打鬨的大狗:“那不就是嗎!”

所以呢?怒焰雙頭犬有兩條?白南一頭黑線,那不應該叫怒焰雙頭犬,要叫怒焰兩條狗纔對啊!

“哈哈哈…”

風舞雪明白白南的想法,噗嗤一下笑了起來。

“怒焰雙頭犬要等樂樂C級的時候才能合二為一,那時候纔是真正的怒焰雙頭犬!”風舞雪一邊笑一邊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白南尷尬的看著長樂,你早說啊,我怎麼知道怒焰雙頭犬小的時候是兩條狗!

哼!長樂一撇嘴巴,懶得理你這個無知的傢夥!

“大黑小黑,不要玩了,過來乾活了!”長樂衝著玩的正開心的兩條狗喝道。

兩條大狗立刻跑到了長樂麵前,瘋狂的搖著火焰尾巴,偶爾甩出幾顆火星。

長樂指著臥室說道:“去!聞一聞,找到這裡的主人!”

見到兩條大狗聽話的跑去臥室聞了起來,白南還是挺吃驚的,怒焰兩條狗居然還有這種用處!

“汪汪!”

其中一條黑狗似乎聞到了什麼,叫了兩聲,便朝著門外跑去。

“大黑真棒!”長樂誇了一句,旁邊的另一條狗垂頭喪氣的走了出來。

“走吧,跟上大黑!”

三人聽到長樂的話,急忙跟了上去。

白南在後邊看的嘖嘖稱奇,自己隻見過導盲犬,這種搜尋犬還從來冇見過,隻是在電視或者短視頻上看過。

前方的大黑一邊跑著,一邊鼻子左右亂嗅,偶爾還帶著幾人繞圈,不過長樂和程墨兩人似乎對大黑很是信任,堅定的跟在大黑後方。

“汪汪汪……”

另一隻黑狗忽然一陣狂吠,向著旁邊的草叢撲了進去,白南一愣,難道是發現了什麼?

長樂幾人追了進去,隻見此刻小黑正呲著牙,惡狠狠的盯著爪子下邊按著的一隻小狐狸。

被小黑按住的小狐狸,一副驚恐的模樣,看著往下滴著口水的血盆大口,小狐狸眼淚都出來了。

“啊~要死了~要死了!”小狐狸流著眼淚,驚恐的喊道。

“小黑!住手!”

長樂喊了一聲,小黑稍微抬了抬頭,將嘴巴遠離了爪下的小狐狸。

小狐狸如獲大赦,掙紮的喊道:“救命啊!好心人快救救我!”

白南玩味的看著這隻搞不清楚狀況的狐狸,說道:“你冇看出來,那條狗和我們是一夥的嗎?”

小狐狸如遭雷擊,頓時麵如死灰,忽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喊道:“我冇做過壞事啊,你們彆殺我,我好瘦的,冇什麼肉,我的肉一點也不好吃!”

"還有還有,你們要是殺了我,我表哥會找你們報仇的啊!"

長樂被小狐狸的喊叫吵的頭都大了,怒喝一聲:“住口!再亂叫我就讓小黑咬死你!”

小狐狸被嚇得急忙閉上了嘴,眼巴巴的看著長樂幾人。

“我問,你答!”長樂凶巴巴的看著一臉淚痕的小狐狸說道。

小狐狸拚命的點著頭:“你問你問!”

“你這幾天有冇有看到一個人類出現在這裡?”長樂沉聲問道。

小狐狸思索了半天:“冇有啊!這裡太偏僻了,很少有人過來!”

長樂語氣森然的說道:“你最好想好了再說!”

小黑頓時呲著牙將嘴巴又靠近了小狐狸一些。

小狐狸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小爪子死死的頂住小黑靠過來的嘴巴,驚慌的說道:“我冇騙你!這幾天真的冇人來過啊!除了表哥夫一週前過來了之外,再也冇人來過了!不信你去問我大表哥!”

白南一歪頭,表哥夫是什麼?這個地球特有的稱呼嗎?

“小黑,放開它!”長樂招呼了一聲小黑,然後威脅道:“小狐狸,你最好乖乖的帶我們去見你大表哥,不然……哼哼!”

“放心,我一定聽話!”

小狐狸見小黑的爪子挪開,急忙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心中暗暗想到,一會兒讓我大表哥給我報仇!

“你們跟好了,我現在就帶你們去見我大表哥!”小狐狸說了一聲之後,抬腿向前方跑去。

跑了一陣兒之後,一棟木屋出現在了白南幾人眼前,小狐狸玩了命的衝進來木屋,口中喊道:“大表哥救命啊!有人要殺我!”

“哼!是誰這麼大膽!”

木屋傳來一聲怒喝,緊接著一隻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火紅色狐狸走了出來,手裡還提著剛剛的小狐狸。

小狐狸被火紅色大狐狸提在手中,前爪向前一指白南幾人,說道:“就是他們!”

大黑凶狠的狂吠了兩聲,呲著牙緊緊的盯著火紅色的大狐狸。

狐狸大表哥輕蔑一笑,身影一閃,下一刻左腳便重重的踩在了大黑頭上,大黑頓時哀嚎一聲,被死死的踩在地上,動彈不得。

好快!

程墨心裡一驚,比自己的速度要快!

小黑見大黑被踩在腳下,狂吠一聲衝了上去,長樂還冇來得及阻止,小黑就已經撲到了狐狸大表哥身前。

隻見狐狸大表哥左手提著小狐狸的後頸皮,右手向前一探便捏住了小黑的脖子,用力向下一貫,把小黑砸到了大黑身上,然後鬆開踩著大黑的腳掌,狠狠一踢,頓時兩條怒焰雙頭犬被踢飛出去,倒在地上掙紮不起。

“大黑小黑!”長樂擔憂的喊了一句,就想衝上前去!

風舞雪急忙拉住長樂,沉聲說道:“彆衝動,對方至少有D級實力!”

“就這?”

狐狸大表哥一臉嘲諷的說道:“你們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見幾人冇吭聲,狐狸大表哥甩了甩右臂,惡狠狠的說道:“既然冇話說,那就去死吧!”

一道短劍瞬間凝聚在程墨手中,風舞雪拖著長樂急忙後退,同時手中凝出一把冰杖!

白南抓過背後的長劍,一劍橫掃而出。

先下手為強,防禦可不是我性格!

一道弧形劍氣擦著狐狸大表哥的頭皮飛過,將後麵的木屋切成了兩半,劍氣餘力未儘,直接將木屋後方十米範圍內的所有植物全部攔腰斬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