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傑嘴角瘋狂抽搐。

殺傷力不強,侮辱性極大!

“哼!還未比試兄弟你就大放厥詞,是否有些目中無人了?”

“比試?”

秦風笑著搖了搖頭,“你我尚未切磋,我怎麼知道你的賭石之術如何?”

羅傑一頭霧水,“那你什麼意思!”

秦風眸中浮現一抹玩味之色,“什麼意思?當然是字麵意思!”

羅傑臉漲得通紅,再也繃不住了,“你放屁!老子生龍活虎得很!少他媽在這裡造謠!”

“生龍活虎?”

秦風嘴角的戲虐之色越發明顯,悠哉悠哉道,“氣息虛浮,眼眶黯淡深陷,三兩句話的功夫,額頭便浮現一層虛汗,這可都是操勞過度的表現啊!”

羅傑臉漲得通紅,連忙擦去額頭上的虛汗。

誠如秦風所言,夜店酒吧泡多了,他是一天比一天力不從心!

起初迎風能尿數十丈,到後來,上廁時連小朋友都敢對他豎中指!

一度陷入了深深的自卑……

現在,不藉助藥物他根本就不敢浪跡夜店!

連忙來到秦風麵前,羅傑冇有方纔的恃才傲物,連連低聲下氣地問道,“兄弟莫非還是學醫的?實不相瞞,我,我……”

羅傑有些羞於出口。

秦風卻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錯,你最近還服用過藥物,但副作用上來了,已經不舉一個多月了,現在的你,根本就是個銀槍蠟燭頭吧?”

羅傑麵露驚恐。

秦風居然連他不舉一個多月都看出來了!

神人呐!

“兄弟,哦不,大哥!你這麼說一定有辦法對吧!有冇有什麼辦法讓小弟我重現往日雄風?隻要管用!刀山火海,小弟我在所不惜啊!”

“哈哈!辦法我是有,但我也不需要你下刀山,下火海,我隻要你脖子上的這塊美玉,就看你願不願意了!”

秦風雙手橫抱胸前。

從羅傑一開始搭訕洛芊芊之時,他就注意到了羅傑身上這塊玉佩發散著強烈的靈氣波動。

也正是因為這玉佩的靈氣蘊養著羅傑的身體,纔沒有讓羅傑的身體徹底垮掉。

羅傑托起脖子上掛著的玉牌,麵露難色,“大哥,這玉雖然不值錢,但它是我一脈單傳的傳家寶……”

“傳了有十幾代人了,對我意義非凡,要不您換個條件?”

“錢,我羅傑有的就是!市中心的商鋪都有十幾套!”

“這玉佩,我是真的不能,也不敢將它給你啊!”

“要是讓我爹,讓我家老爺子知道了,肯定會打死我的!”

羅傑滿懷期待地望著秦風,隻要秦風有辦法治好他的不舉,除了這塊玉,他再多的錢也給得起!

“嗬嗬,這樣吧,你問問你家長輩,傳宗接代和這塊傳家寶到底哪個重要一點,再做決定,我能保證藥到病除,現在選擇權在你手中!”

秦風無所謂地聳聳肩。

羅傑那玉佩中的靈氣他是很眼饞,但他也不強求。

能達成交易最好,達不成交易,等他真氣恢複了,再利用透視天眼掃蕩賭石市場也一樣能夠找到更多靈氣充裕的璞玉!

隻是那塊玉牌散發的靈氣有些特殊,這才吸引了他的注意。

“這……兄弟!你真能保證藥到病除?”羅傑有些猶豫地問道。

“嗬嗬,你放心,保證你立竿見影!”

“立……立竿見影?”

羅傑眼睛瞪得老大,他心動了。

掏出手機,連忙給父親羅勝打了個電話,將事情簡單闡述了一遍。

電話那頭,其父羅勝忍不住破口大罵,“一塊玉而已!老子連孫子都抱不上了,還傳家寶,傳給誰啊!”

羅傑一聽頓時清醒過來。

是啊!

他都不舉了,怎麼傳宗接代?

這傳家寶也隻能帶進棺材了啊!

還有屁用!

“是是是!父親,我明白了!我這就讓他試一試,若是能治得好,我就把這玉作為酬謝!”

羅勝:“嗯,那個……咳咳,要是他真有本事,讓他也給我看看,咳咳,那個,人到中年不得已……你小子懂的!就這樣!掛了!”

羅傑:???

好傢夥!

老驥伏櫪,誌在千裡!

父親大人,人老心不老啊!

將電話收起,羅傑滿臉討好地看向秦風,“那個,大哥,我父親說了,隻要您治好我,這塊玉,我一定雙手奉上!”

秦風點了點頭。

隨後從懷中掏出紙筆,寫下一副藥方交給羅傑。

“照方抓藥,一日見效,連服七天,龍精虎猛!”

“一日見效?”

羅傑眼前一亮,接過藥方的手都在顫抖。

不舉之後,他也曾看過名醫,但是收效甚微。

這次若真能一夜重回巔峰,秦風就是他的大恩人!

“好!不知大哥如何稱呼,等我回去試藥,若是能行,這塊玉牌,保證雙手奉上!”

“我叫秦風,那女孩是雲城洛家的千金洛芊芊,屆時,你自己把玉佩送到洛家彆墅便可!”

“洛家的千金洛芊芊?”

羅傑抬頭望向小蘿莉,眸中頓時浮現一抹明悟之色。

他說這小蘿莉的脾氣怎麼這麼大!

原來是洛家的千金!

“好!還請秦大哥放心!隻要這藥方管用!小弟我必定親自帶著厚禮上門向大哥……大嫂表示感謝!!!”

抱了抱拳,羅傑迫不及待地走了。

洛芊芊的俏臉卻微微有些羞紅。

被人喊大嫂什麼的……

太羞恥了!

“秦先生!”

遠處,身材婀娜的服務員帶著一位頭髮灰白的中年人信步而來。

秦風循聲望去。

那中年人生得虎背熊腰,濃眉如墨,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想來就是這明月樓的老闆了!

“嗬嗬,方纔我就聽說有人在賭石街上開出了晴底玻璃種的料子,冇想到小兄弟如此年輕,真當是後生可畏!在下方天剛,有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