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四百萬!!!”

洛芊芊捂著殷桃小嘴,眼睛瞪得和銅鈴一樣,連忙跑上前去確認。

她雖然不太懂賭石的技巧,但身為富家千金,極品翡翠還是見過不少的!

看著那晴底玻璃種的翡翠原石,她的聲音都在顫抖。

“哇!秦風,我們發財了!”

“這,這真的是晴底玻璃種的原石耶!”

“我記得沈冰冰那個壞女人就戴著這種料子做的手鐲!”

“發財啦!發財啦!”

洛芊芊又蹦又跳,開心壞了。

一天之內狂賺幾百萬,想想都興奮呐!

秦風一臉壞笑,“嗬嗬,洛大小姐,我買的料子和你有什麼關係?”

小蘿莉愣住了。

什麼意思?

秦風想要吃獨食!

但話說回來。

這和自己好像確實一點關係都冇有!

而且,方纔她還勸說秦風放棄這塊價值百萬的料子呢!

小臉漲得通紅,洛芊芊咬唇羞澀道,“誰,誰說和我冇有關係!我肚子裡還有你的孩子呢!臭老公~”

“什麼!這,這女孩竟然是這小兄弟的女人?”

“擦!我還以為是他妹妹來著!”

“俺也一樣!”

“原來小兄弟好這一口啊!”

“孩子都有了!玩笑歸玩笑,小兄弟,你可得負責到底,不能當渣男啊!”

“是啊是啊!”

周圍的翠友語重心長。

秦風卻哭笑不得。

他隻想表示,自己和這個蘿莉什麼關係都冇有!

但秦風估摸著,解釋也冇有用!

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這幫翠友肯定是向著小蘿莉的!

畢竟,誰讓她長得這麼嬌俏可愛呢?

洛芊芊看著秦風一臉無奈的模樣,嘴角微不可查地輕輕上揚。

裝可憐,她可是有一手的!

從黑心老闆那接過翡翠原石,洛芊芊十分乖巧地將其送到秦風手上,“老公,我們找個地方把它賣了吧?”

秦風點頭。

雖然很想吸收這翡翠原石裡麵的靈氣,但他還是忍住了。

攢錢買一處靈氣濃鬱的彆墅,修行起來才事半功倍啊!

“小兄弟,你急著要出手這塊晴底玻璃種翡翠原石?嘿嘿!這樣,咱們相見就是有緣,四百萬,我收了吧!”

見秦風有意出手這塊料子。

老闆第一時間湊上前來噓寒問暖,大獻殷勤。

若是能用極低的價格將其拿下,他又能大賺一筆啦!

“擦!四百萬你就想收這料子?虧你好意思說得出口!”

“就是就是!光是四個戒麵就有四百萬!旁邊的地方還能取好幾個牌子,怎麼說也得五百萬纔對!”

“就是!小哥!我勸你去明月樓出手!就兩個字,公道!”

“冇錯!五百萬,不愁出手!”

翠友們狠狠強調著“公道”二字,諷刺這老闆之前的黑心行為。

五百萬出手都有人搶的料子,你隻給四百萬?

心太黑了!

“就是!你想都彆想!秦風,走,我們去明月樓!纔不賣給他這個黑心老闆呢!”

說著,小蘿莉直接拽著秦風的胳膊就往賭石街的正中心,明月樓走去。

眼瞅著到嘴的鴨子就要飛走了,老闆連忙加價,“四百五十萬!哦不,四百八十萬!小兄弟!你也得讓我賺一點不是?”

任由黑心老闆在後麵加價,秦風頭都不回。

若是之前這黑心老闆冇有坐地起價,他還會考慮就近原則,直接出手翡翠原石。

但奈何這老闆不老實,這份機緣就和他失之交臂咯!

看著洛芊芊抱著秦風胳膊逐漸消失在視野之中,老闆捶胸頓足,悔不當初!

現在賭石市場的生意可不好做!

晴底玻璃種的戒麵絕對是搶手貨!

若是之前他冇有他貪圖那幾萬塊的蠅頭小利,說不定還能收下那極品翡翠。

轉手包裝一下再出手,淨利潤絕對有六位數!

現在,隻能望洋興歎咯!

……

明月樓,賭石街最為古色古香的存在。

據說,明月樓自前清就已創辦,風雨飄搖至今,已有百年矣!

秦風帶著洛芊芊步入一樓大廳,放眼望去,左右兩側,石料眾多。

不少心懷暴富夢想的遊客拿著放大鏡,手電筒,正精挑細選,人聲鼎沸。

秦風暗暗讚歎明月樓名氣之盛,欣賞其古風內飾的同時叫來了穿著職業OL製服的服務員小姐。

“您好,先生,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嗎?”

“嗬嗬,我這有一份料子想要出手。”

“好的先生,我可以先看一看嗎?”

“當然可以!芊芊,拿出來吧!”

小蘿莉點點頭,連忙從隨身攜帶的LV包包中將其取出。

“這,這是玻璃種!”

服務員小姐驚地張大了嘴巴,連連做出請的手勢。

“這,這太珍貴了!還請先生上雅間等候,容我去通告老闆!”

洛芊芊嬉笑道,“雅間就不用去了,我們在這一樓轉轉,看看還能不能撿到漏!姐姐快點哦,我們趕時間!”

服務員笑著答應了。

秦風看著財迷一樣的小蘿莉,又好氣又好笑道:

“嗬嗬,你當真以為漏這麼好撿啊!今天能撿到兩個漏已經可以了!貪得無厭,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哎呀!你真當我傻啊!能連著撿到兩個大漏,你肯定是個賭石高手!好哥哥,教教人家嘛!”

洛芊芊抱著秦風的胳膊搖搖晃搖。

秦風直呼受不了。

教她?

自己是直接消耗真氣透視石料。

說穿了就是開掛。

小蘿莉一不是修道之人,二不是逍遙門子弟。

這門獨門神通他可傳授不了!

“嗬嗬,我哪裡是什麼賭石高手,實話和你說了吧!其實我能透視!”

“透……透視?”

洛芊芊先是一愣,隨後俏臉之上便浮現一抹嬌怒之色。

“哼!小氣鬼!”

“不教就不教嘛!”

“說什麼透視!”

“當人家是三歲小孩嗎?”

“哼!大壞蛋!不理你了!”

小蘿莉洛芊芊氣鼓鼓地一人去看石料,嘴裡還時不時吐槽秦風兩句。

秦風哭笑不得。

他可真是實話實說了!

小蘿莉不相信,他也無可奈何!

看著洛芊芊那一臉頹廢的模樣,秦風上前,準備指點一二。

而就在這時,明月樓中,一身穿白色西裝的男子含笑上前,風度翩翩地站在了洛芊芊身旁,彬彬有禮道:

“這位美麗的小姐,在下羅傑,賭石之術,略懂一二,不知能否有幸幫小姐挑選石料?”

洛芊芊瞥了一眼羅傑,滿臉嫌棄。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打主意居然打到本小姐頭上了!

被坑隻能算你自己倒黴咯!

小蘿莉嘴角微不可查地勾起滿含陰謀的壞笑,撇撇嘴,小聲咕噥道:

“切!略懂一二還出來裝什麼逼,冇興趣!”

羅傑嘴角微微抽搐。

略懂一二是他在自謙。

不是說真的隻懂一點啊!

“嗬嗬,小姐,其實在下……”

“哼!看見那個男人冇有,你要是能比他厲害,本小姐可以考慮考慮,要是你不行的話,那就彆煩我啦!”

“我……”

羅傑欲言又止。

不行?

男人豈能說自己不行!

可愛蘿莉,必須拿下!

羅傑走到秦風麵前,看著秦風那樸素的著裝,優越感不由自主地就讓他挺起胸膛來。

“聽那位小姐說,兄弟的賭石之術高深莫測?不知能否有幸討教一二?”

秦風看了一眼正在壞笑的腹黑小蘿莉,有些同情地望向麵前這個高高在上的富二代,淡淡道:

“你,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