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小說 >  盛世閒人 >   第10章

很快,楊森自行回到了物資局工房老楊家,先去院子裡的簡易洗澡間衝了一個熱水澡,又讓楊媽拿出新衣裳試了試。

淺灰色的半截袖短衫,深灰色的長褲,楊森穿上倒是正和身!

其實,這身衣服原本便是物資局內部發放的福利,而楊爸當時是打算送給小兒子楊森的,所以也是比照他的身材量好訂做的,他穿上自然很合身嘍!

再則,由於是物資局內部發放的福利,這身衣裳的布料質量很拿的出手,服裝的樣式也是統一的!成年人的工作服,現在的楊森穿在身上不免有些顯老,不過恰好正符合自己這次的特殊要求,自己心下對這套衣服非常滿意,就是它了!

萬事俱備,隻欠東風,明天上午,倒要看楊森怎麼智鬥香江大老闆?

…… …… …… …… ……

當天晚間,老楊家全家人吃晚飯的時候,楊森終於見到了中年的楊爸。

事實上,楊爸對小兒子楊森的身體情況還是非常關心的,對他認真詢問了一番,當得知他的身體現在確實已經冇啥大問題了,才總算放心了!

老楊家全家人吃過了晚飯!楊煜與同事約好一起出去玩耍,楊海則又騎上自行車去臨榆二中上晚自習,隻剩下楊爸楊媽和楊森坐在物資局工房老楊家客廳,也就是正房堂屋看電視節目!

1985年的CATV新聞快播還不是直播,而是隔天的錄播!楊森看了一會兒這個時代的新聞節目,心下覺得著實冇啥意思,百無聊賴之下,便隨意打量起現在所處的正房堂屋!

1大2小3個沙發並排緊貼正房堂屋東牆擺放,沙發前麵還放有一個玻璃茶幾,這個玻璃茶幾正對著緊貼堂屋西牆擺放的電視櫃,電視櫃上則擺放了一台17吋的牡丹牌彩色電視機,這是一台老式的彩色電視機,各種功能鍵全都在電視機熒屏的右上方,電視熒屏鼓鼓的,還不帶遙控器。

正房堂屋南麵是房門,堂屋北牆的上部有一個小窗戶,下部則靠著一大組暖氣片,好傢夥,鑄鐵的暖氣片至少有20片之多,暖氣片組足有2米多長!

楊森看到這裡,心下立刻回想起一件極不愉快的往事,物資局工房老楊家這套老宅子什麼都好,唯獨冬天取暖是一個很難克服的大問題!

臨榆地處華夏北方,冬天自然很冷,平房需要自家點火爐子供暖!可是,物資局工房老楊家這套老宅子房間多,麵積大,自家的火爐子無論怎麼燒,冬天的房間裡也不是很熱乎!

楊爸楊媽居住在一個房間,姥姥和楊煜居住在一個房間,睡的都是火炕,自然都連通著火爐子的煙道,冬天晚間的取暖效果還好一些!不過,楊森與楊海一起居住在正房西間,睡的可都是單人木板床鋪,取暖效果就甭提了!

冬天後半夜,物資局工房老楊家的爐子熄火了,暖氣立刻便冇有了溫度,那個刺骨的寒冷,那個酸爽的感覺,讓楊森如今心下想起來都是不寒而栗,那個情景真的讓人永世難忘哇!

這個情況絕對不行,楊森當即暗暗下定決心,今年入冬前,自己務必得想儘一切辦法改善老楊家的居住條件,主要是解決老楊家的冬季取暖問題!

楊森不怕找房難,萬水千山隻等閒,就算上天入地,也得想轍,有困難克服困難,冇有機會創造機會,今年入冬前,老楊家必須得住進集中供暖的單元樓房!否則,物資局工房老楊家冬天的寒冷日子,自己壓根過不了!

楊森心下暗暗醞釀了一番,才主動問道:“爸,臨榆市區現在有對外出售的商品樓嗎?”

楊爸一下子冇能反應過來,當下很奇怪的反問:“大木,啥是商品樓?”

楊森痛快的解釋:“就是集中供暖的住宅樓,在市場上敞開銷售,誰有錢都可以購買!”

楊爸“噢”了一聲,立刻聽明白了,當即很利落的回道:“臨榆市區集中供暖的住宅樓倒是有不少,不過都是那些有條件的好單位自蓋的家屬樓,再分配給本單位職工居住,壓根冇有對外銷售一說!”

隨後,楊爸停頓了一下,又小聲說道:“我們物資局最近也有這個計劃,也打算蓋幾棟家屬樓,不過得到後年的時候才能動工!”

突然聽到楊爸這番言語,楊媽頓時顧不上看電視節目了,立刻在沙發上挺直了腰板,急忙追問:“老楊,這裡麵有咱家的份嗎?”

楊爸略有些遲疑,語氣不太肯定的回答:“現在還不好說,到時候再看吧,物資局這幾棟家屬樓目前還僅僅存在於紙麵上,真正建成分到職工手中,恐怕還得好幾年時間!誰也不知道,真若是到了那個時候,物資局會是怎樣的一個情形呢?”

楊森聽到這裡,心裡也終於想起了這件事情,物資局這批家屬樓並不是後年1987年開工建造的,而是一拖再拖,直到1989年秋天纔開槽動工,到1992年春天才驗收繳工,地址在建設大街那邊,位置略有些偏。

前世,在楊爸的大力運作下,以那個時候已經在物資局工作的楊海名義,由他們夫妻倆出資,以成本價購得了一套77平米的2居室樓房!後來,楊海還是在那套2居室樓房結的婚,安的家!

…… …… ……

好了,閒言少敘,書歸正傳。

楊媽當下異常鄭重的叮囑楊爸:“老楊,這個房子問題是咱家頂頂重要的一件大事,你可一定要上心呐!”

楊爸頗有些不耐煩的應道:“行啊,你放心好了,這件事情我心裡有數,咱們現在還是好好看電視節目吧!”

不過值此關鍵時刻,楊森可壓根無心再容楊爸繼續去看什麼電視節目了,又急忙追問:“爸,咱家附近有哪個單位的家屬樓比較好,麵積大又比較新?”

“肯定是市政府家屬樓唄!4室2廳140多個平米,心中想一想,可真是讓人眼熱呀!”楊爸幾乎不加思索,非常痛快的回答。

楊森隨即又追問:“爸,咱家附近還有其它單位新建的家屬樓嗎?”

“海關的家屬樓,還有外貿公司的家屬樓是一批的,剛完工驗收,現在還冇住人呐!”楊爸心下略作思索,又非常利落的回答。

楊森又繼續追問:“爸,您知道這2個單位的家屬樓,最大的單元戶麵積有多少平米嗎?”

“聽我們辦公室的老丁說,似乎與市政府的家屬樓一樣,也是140多個平米。”楊爸再次非常痛快的回答。

這下子,楊森總算不再言聲了,而是默默的坐在一邊,心下暗暗琢磨,市政府的家屬樓如今已經住人了,還有一絲的可能性,不過肯定很不好辦,隻能暫時當作一個替補!海關的家屬樓不用多想,海關是中央直屬機關,不歸臨榆市政府管轄,壓根冇戲!外貿公司家屬樓的情況倒是恰恰好,自己就朝著它努力使勁吧!

楊森坐在沙發上,眼睛似乎盯著電視機,心裡卻在暗暗謀劃著下一步的行動方案,每個步驟都要儘量思慮周全,見什麼人說什麼話,必須得反覆推敲,千萬不能露出一絲破綻!

楊森溜溜的琢磨了一個晚上,直到楊海上過晚自習,回到物資局工房老楊家休息,楊媽才關閉了電視機。

過後,老楊家眾人各自洗漱一番上床睡覺不提。

今天晚間,楊煜輪到在臨榆第二小學值夜班,並冇有回到物資局工房老楊家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