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小說 >  原初之劍 >   第10章

“兄弟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男子衝他眨眨眼,看著他細皮嫩肉俊俏模樣,方天畫渾身汗毛都起來了。

靠,彆這麼看老子,我可不是玻璃。

“啊哈,眼疼。”

對方比方天畫矮了半個頭,穿一身白衣,賣相十足。

小子你若想扮豬吃虎,陰我你還嫩了點,方天畫心中冷笑。

“借,當然借,小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看見你我怎麼覺得這麼親切!”

他信口胡說,加上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就想看看他唱的哪一齣,有何目的。

青年一雙細眉展開,白淨的臉上露出一個酒窩,若不是有個高聳的喉結,說是個美女也冇人懷疑。

“我也與兄弟特彆有眼緣,就像多年的兄弟,俗話說上陣父子兵,打仗親兄弟,今日我便與兄弟攜手共賭!”

“好!”

方天畫將最後的五百萬籌碼交給他,青年接住籌碼,搓了搓笑嘻嘻的放在了大上。

“你也借我一百萬,我押小,贏了錢還你。”

有人想跟著占便宜,這是個傻子,不眨眼就給了彆人五百萬,這樣的傻子不欺負他,天都不會放過自己。

“你長得跟個狗熊一樣,哪裡有我兄弟的靈氣,一邊涼快去吧。”

方天畫飛起一腳將他踹走,狗東西還想占老子便宜,也不撒泡尿照照。

那人在地上滑出去老遠撞到桌子腿才停住,他跳起來想衝上來報仇,一想剛纔那一腳的力道,便慫了。

“有種彆跑,給老子等著,我這就去喊人。”

看著他落荒而逃去,眾人一陣大笑。

打架在春潮閣是家常便飯,還有為解決恩怨專門設置的決鬥場,更是生死不論。

玩的隻要不是太過分,主人也不管。

“買定離手!”

荷官的手覆蓋到骰蠱上,賭客紛紛下注,除了兩人買大餘下全部買小。

“嘩啦啦”

一陣急促的色子碰撞聲,荷官將骰盅放在桌麵。

“小小小!”

四周都是喊叫聲,荷官嘴角露出淡淡笑容,他出手十成十的是要大就大要小就小,從未失手。

“兄弟,你說這次我們能贏多少?”

方天畫隨口問道,他也冇有信心,隻是覺得不可能一直不開大。

“當然是全部贏過來,你看他們一個一個慫樣,怎麼可能不輸。”

“哈哈,小子看好了,讓你們死的心服口服,快開!”

“開開開!”

眾人斷定他還得輸,一個個興沖沖的等著收錢,荷官正伸手去開骰盅,地麵猛然晃動起來。

晃動感很強烈,持續片刻才消失了,大家正驚疑不定,突然聽到一條新聞。

“今日八岐區發生十級地震,傷亡嚴重,具體數字正在統計中……”

海平市地處大陸中心,有史以來都冇發生過地震,冇想到八岐發生了十級地震,竟然震到了這裡,這是多大的天災。

“這地震真是太及時了,本來我還冇把握贏,這次贏定了!震的好!”

青年喜笑顏開,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催促開骰盅。

人群回過神來,纔不管八岐如何震,巴不得全都震死纔好,省的浪費糧食。

“開了開了,讓他喵的震去。”

白衣青年注意力並未在場上,他對方天畫的興趣似乎比色子更大。

在眾人充滿期待的眼神裡,荷官輕輕拿起骰盅。

……

龍奕讓人散開搜尋,她手搭在鄭拓肩膀進了房間,請勿打擾的燈亮了起來,在外人看來這兩人是進去鬼混了。

十幾個保鏢經驗豐富,在四處轉悠雖然走的亂七八糟,有摸錯門的也有走進女廁所的,他們目的不是找到斷浪,而是探查各處的暗哨。

幾個保鏢在路上用暗語將各自發現傳給他人,然後在每個暗哨附近開了間房,住了進去。

龍奕關閉房門,拿出一個遮蔽器放在房中間,啟動開關,遮蔽器閃爍著淡藍色的光,掃描附近的監聽設備,等了片刻藍光漸漸轉為呼吸燈。

“安全,開始吧,我給你護法。”

鄭拓從口袋裡拿出三塊深紫色晶石。

天晶,裡麵存儲了武道修士三級以後修煉用的能量,十分珍貴,隻有幾個大勢力纔有能力提煉出來。

這也是逝魔讓方天畫加入龍家的原因,功法他有了可是光靠自己修煉,猴年馬月也不能積累足夠的進階能量,而且隨著修為高深需要的質和量都更高。

“三顆天晶足夠我找到他,賭場這麼大,掃描完大約需要三個小時,中間不能中斷,你自己小心。”

龍奕颯然一笑,掏出一把小劍,一把奇怪手槍。

小劍長三寸,她隨手一拋便懸浮在空中,發出淡毫光。

“我師父給我的人皇劍,夠不夠護我安全。”

鄭拓一大驚,“這!莽撞了,那斷浪隻是關係到一個神功秘密,還不說真假,人皇劍可是上古神器,萬一丟失十個斷浪也不夠。”

龍奕微微一笑,美的不可直視,鄭拓呼吸都有些亂了。

“傻子,仿品,你真以為我那摳門師傅會將他的寶貝給我,想什麼呢。再加上這把最新能量槍即使遇到四級戰士我也能把他打成豬頭,安心工作吧。”

“我不是關心你嗎,彆人彆說拿了人皇劍就是拿出山河設計圖,我也不在意。

萬一出錯,這功勞冇有還有大錯。”

鄭拓委婉的表達了他的愛心,龍奕自然知道他的心思,回之微笑,也未接他話茬。

“開始吧。”

她又恢複了常態,這一下的變化讓鄭拓微微有些失落,隨即一想所謂男追女隔重山,自己近水樓台早晚能感動她。

收攝心神盤腿坐在地上,雙手各拿一個天晶,閉目施法。

兩道藍色能量流,從他手上像蛇一樣蜿蜒而上彙集於眉心。

一道豎瞳在他額頭張開,眨巴兩下開始掃視四方。

豎瞳是他的天賦神通,名為破界法眼,修至大成能看破萬界,現在隻能掃描百米範圍。

室內情形已經完全脫離了科學與常識,若是普通人見了定然奉為神明,也確實有裝神弄鬼的勢力。

橫跨六大國度的聖教廷就是如此,宣揚神掌控世界,派遣聖子和神使轉世人間掃除罪惡,聖教廷也想在神龍帝國佈道。

曆史上發動了數次聖戰,都被神龍帝國的強者打了回去,聖教廷轉而采取慢慢滲透,效果反而比聖戰好。

這些都是絕密,龍奕作為龍家重點培養的後備接班人,對這些奇奇怪怪的事見怪不怪。

手握能量槍,護在鄭拓身邊,隻待查到斷浪下落便去搶人。